【香港家书】古物谘询委员会成员 林中伟
2015-08-30

家乐:

沉寂一时的保育历史建筑争议,最近又再响起。位于港岛湾仔轩尼诗道与马师道交界,由私人拥有的战前唐楼同德大押,将被拆卸重建。有一批市民要求将同德大押保育,引发了今次的保育事件。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这个保育事件都会令到香港市民对香港的保育政策有更深刻的认识。作为其中的参与者,在这里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及一些见解。

当从报章得悉有一批市民因为同德大押被围街板准备拆卸而提出保育要求,第一个反应便是历史又一再重演。市民总是在最后的拆卸关头,才提出保育要求。从七、八十年代保育中环邮政总局、香港会所及尖沙咀火车总站,到千禧年代的甘棠第。最经典的当然是2006及07年的天星皇后码头保育抗争。作为充满历史建筑的湾仔区,有湾仔街市、蓝屋、景贤里等保育事件。历史不断重演是表面征状,反映了内里的深层问题。不了解深层的问题,如何能对症下药?

市民为什么要保育由私人拥有的同德大押是一个关键问题。虽然他们以新的历史及建筑价值补充资料作为切入点,要求古物谘询委员会重新评级,希望同德大押能够从2010年订定的三级历史建筑变成为一级历史建筑,继而列为暂定古迹,政府可以有一年时间与业主商讨保育方案。但作出这些研究之前,应是觉得这座在湾仔屹立了八十多年的历史建筑,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位于多条街道的当眼处,已经成为湾仔其中一个重要地标,产生了浓厚的感情。明知是私人拥有的产业,也不惜一切要保育下来。在针对尊重私有产权的问题上,这带出了一个重要的理念,是市民是城市的共同拥有者。市民作为城市的一份子,私人权利要受到一定的制约。以达至每位市民能够共享城市美好的一面。现行的城市规划、建筑物条例、土地契约、市区重建条例及古物及古迹条例等,都是为了上述目的。其中也有保障私人产权的补偿机制或诱因。

 

虽然当同德大押在2010年被评为三级的时候,我还未成为古物谘询委员会成员。今次要再为同德大押重新评级,内心亦曾经有过一番挣扎。曾经反问失去了同德大押是否可惜?日后是否会后悔?答案都是肯定的。自知现时评级制度不足以保存同德大押,就算评为一级,也难保业主坚持拆卸。要保存同德大押只能靠政府出手提出足够的诱因,令到业主放弃清拆。平心而论,比同德大押更好、属一级的历史建筑也有很多。要将同德大押评为一级总是觉得对其他一级历史建筑不公平。总括而言评为二级较合理,故此我支持同德大押评为二级。这突显出评级制度不足之处,令我思考究竟这个落差的问题在那里。

香港的保育制度是存在的,但最大问题是有机制无愿景。我们想香港成为一个怎样的城市?多元化、有历史地方色彩、有自豪感?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为什么一件古董,人们不惜几亿圆竞投;而一座历史建筑要去之而后快?因只考虑有市场价值,不考虑文化价值。

同德大押再次被评为三级,是反映了评级只看单一建筑物的价值。没有从整个城市的角度考虑。政府曾经提出保育点(一座建筑物)、线(一条街道)、面(一个区域) 的保育理念,另外市民在文化情感上的需求,在这个案例都没有认真考虑。香港市区已经没有整条街道可以保育,只有利用点来编织一个面。湾仔正是港岛区保存最多唐楼的地区,有蓝屋、橙屋、黄屋、绿屋、和昌大押、船街18号、史钊域道6号、皇后大道东186-190号。各有不同型态,可作为唐楼历史文化区。同德大押正处于重要据点,加上是港岛区仅存的弧形转角唐楼,有巨大的重要性。

一个没有愿景的城市,不重视点与面的关系及地标感情因素,正是同德大押不保的症结所在。不要羡慕其他城市的保育成就,不要埋怨我们的城市没有历史感,一切都是应得的。

 

                                                                                                                 林中伟

                                   2015年8月29日

相关内容:

古谘会主席林筱鲁在【自由风自由Phone】指,「如果香港呢个地方重有十零幢呢啲唐楼,我又唔可以讲话好多,只不过喺我哋依家果把尺嚟讲,佢未去到一个极度稀有情况。」一按即睇:...

Posted by RTHK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 on 2015年8月25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