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罗永生
2015-09-20

小田同学:

你好。我常记起当年「后殖民研究」课堂上你们的好奇心和踊跃的讨论。

近来香港又掀起一国两制的争论。香港究竟有没有「三权分立」固然值得关注,但其实强世功的文章也值得讨论。

这位有份为国务院撰写《一国两制白皮书》的北京学者,说到中港之间产生政治和文化认同上的紧张,是因为回归后政治文化精英阶层仍未展开「去殖民化」工作,令香港依然延续殖民教育传统,依附于西方。例如中国近代史的教育仍然空白。

我很奇怪强世功此说,是否意味要批评香港大专教育当局,和追究主理教育改革的特区政府官员,例如李国章和罗范椒芬之辈。因为正是他们推动的教育改革,把中国历史科边缘化。而香港的大专院校,一贯奉「国际化」为神圣目标,甚至近年日渐增多的「海归」中国学者,也是由欧美等西方国家深造回来。

强世功说香港的文化精英阶层还未「去殖民化」,俨然向全香港的文化教育体制宣战,是否意味北京意图打破这个「依附于西方」的体制,的确耐人寻味。

  • 强世功文章 P. 1
  • 强世功文章 P. 2
  • 强世功文章 P. 3

但是观其思路,强世功所咎病的,其实只是香港欠缺「政治教育」。他认为只有从近代中国的「革命传统」,才能理解「国家主权」的政治意含,了解为什么主权比人权更为重要。

他甚至断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帝国的时代,革命的时代,更是文明冲突的时代。」而革命的目的就是去恢复昔日的「文明帝国」,让它推动第三波全球化,完成中国梦。他又明言香港要归附这个革命传统,才能摆脱依附西方。

不过,我十分怀疑,这套富国强兵式的国家主义,以及主权至上的国家主义教育,是否就是「去殖民化」的教育?

先莫说「文明冲突论」,其实是美国右派学者,为「后冷战秩序」打造的国际关系议程,就是「国家主权至上」的观念,其实也是来自西方近代的绝对王权思想。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套社会达尔文主义,更是典型西方中心论的历史产物。中国的天朝主义者尊奉这些西方观念为神圣不可侵犯,说到底也只是在西方学理霸权中间打转,谈何「去殖民化」?

不过,平情而论,香港的确仍未彻底解除殖民状态,这点我十分同意:例如,九七之前的官商勾结体制,九七后变本加厉;九七前有重英轻中的语文政策,九七后母语教育地位有退无进;九七前民权不彰,殖民政府用「功能组别」掩饰各种特权,九七之后废除这些殖民余绪的日子仍遥遥无期。

在文化心理方面,九七前买办精英忠诚于「宗主国」,九七后香港的政治精英仍抱报効「宗主国」的心态;九七前殖民地的顺民奴性,在九七后仍然存在……这些都是我们仍未「去殖民化」的特征。

上述种种问题,可以透过把香港融入中国的「革命」传统得以解决吗?

事实上,香港人大部分移居自中国内地,对林林种种的「中国革命」并不阻生,当中不少更是逃避革命内战的难民和他们的后代。他们并不是强世功口中「以为拥抱了西方,就以为拥抱了世界」的文化精英,而是逃离革命谎言的难民。

事实上,香港人对于那些声称要从西方殖民霸权下解放出来的谎言,其实并不陌生。带来香港三年零八个月苦难的日本侵略者,当年口口声声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也是高举着「要把香港从英美殖民压迫下解放」的旗帜。

强世功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为大道理。但你记得我们在课堂上讨论过,印度文豪泰戈尔早在1918年出版的一本小书,是如何批判日本的国家主义吗?

他写道:「对日本来说,危险不在于模仿西方的外表,而在于以西方国家主义的动力作为它自己的动力。很显然,日本的社会理想正败于政治手下。我看到它取自科学的格言---『适者生存』。这几个大字写在日本现代历史的大门上,意思是『自己请便,决不要注意别人付出什么代价』」

泰戈尔又说:

「当我们力图在思想上摆脱欧洲傲慢自大的主张的时候,我们可能走向另一极端,盲目地怀疑西方的一切。……我们常常情不自禁地想以欧洲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过这其实只是以欧洲最坏的一种特征来效法欧洲,就像欧洲人对待有色人种一样…」

当年的日本人并没有理会泰戈尔。但今天的中国人会吗?---这,也就是我在课堂上解说过的:那种精神上深刻未解的「被殖民状态」。

 

                                                                                                                                     你的老师

                                                                                                                                     罗永生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