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大学舍弃人文学科
2015-09-24

为了推广更实用的职业教育及科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制订国立大学改革计划。日本文部科学省发信所有国立大学,叫它们废除或转型社会科学及人文学系。

近年这种重「科学」轻「人文」的现象愈来愈常见。研究报告指出,自2009年,世界各地用于研究艺术及人文学科的资金愈来愈少。

2010年,英国将高等教育预算由70亿英镑削减至42亿,政府会继续提供补助给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学系,但艺术、社会科学及人文学科会失去所有补助。美国在2011年资助人文学科的研究基金,只有资助科研基金的百分之零点五。

美国现代语言协会(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执行董事菲以(Rosemary G. Feal)指出,研究基金被削,除了因为美国正面临财政紧绌,亦因为现今社会贬低人文学的价值。2012年佛罗里达州州长就曾经建议读人文学或社会科学的学生要多付学费,因为他们读的,是「非战略性学科」(nonstrategic disciplines)。



部分大学舍弃人文学科

这种贬视人文的态度,亦出现在日本。滋贺大学校长佐和隆光(TAKAMITSU SAWA)评论中指出,用「有没有实际用途」来评价学科是日本的坏传统。他举以下这个例子:高等教育政策由产业竞争力委员会(Council on Industrial Competitiveness)负责,九位委员中有七人是商业公司的管理层,只有两个是学者,而且一位是工程学者,一位是经济学者。有委员更断言,与其教学生宪法,不如教他们建筑用地及建筑交易相关的法律;与其精读莎士比亚,不如精通日英即时传译。

与此同时,美国及日本选读文科的学生,亦的确少了。2014年的数据显示,日本255万大学生中,文科生占接近五成五,比10年前下跌百分之五。大量文科出身的社会人士也认为,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对工作没什么帮助。美国哈佛大学的报告亦发现,1966年至2010年这四十四年间,在美国主修人文学的学生数目减半。

佐和隆光指出,人文学的知识孕育了批判精神,而这种批判精神,正正是民主和自由社会的基础。只有极权国家才会拒绝人文知识,而拒绝人文知识的国家最终都会成为极权国家。

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的学者金耀基提到,现代世界有相信科学主义的趋势,认为科学即知识,知识即科学。因此,在传承知识的现代大学中,很多传统学问渐无立足之地。但他认为,大学教育,应该是为了培育「全人」——完整而全面的人。例如,对人、社会的理解与掌握,对信仰、价值的承诺与执着,全部都不是科学所能担当及垄断。他相信,人类的文明永远需要人文的滋养与丰润。

 
图片:Wikimedia Commons / SSZPRM / 和歌山大学前駅
 

【十万八千里】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谭永晖、陆宇光
编导 : 谭永晖、陆宇光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