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之 工作无尽时 (第四集)
2012-12-11

前言: 政府正就标准工时谘询市民意见。你每天工作几多小时呢?四个来自不同行业,活在香港的打工仔,分享他们营营役役的故事.

第四集
播出日期: 2012年12月6日
制作: 梁雪怡, 梁仲礼
Sandy是一名中学教师。
「如果你问我,今时今日香港一个老师每日平均要工作多久,我相信十之八九的老师都会答你:24小时」听上去有点夸张,但Sandy说老师的工作确实源源不尽,简直像「卖左身比份工」,忙得连煮饭给老公的时间也没有。
老师除了教书外,放学还要备课改簿,若是班主任,工作就会更繁重。「也不知道是否觉得老师工作不够多,我们还要处理『其他学习经历』、校本评核、学校行政等等,所以老师经常做得废寝忘食,连功课也要拿回来改,连假期都不例外,有时工作一整后,发现连水也忘了喝 」
Sandy任教三班,每班四十人,共一百二十人,不计功课只计改测验卷,若学生一个月做五份卷,那Sandy每个月就要改六百份卷,工作量如此多,确实要「卖身给工作」
「老师工时过长,最直接受影响的一定会是学生。现在学校已经没有『师生相处』这回事了。以前老师课余时间可以跟学生聊天,但现在每天都要赶课程,老师与学生之间关系冷漠了很多,有时甚至连名都会叫错…」
有次有学生半夜打给Sandy,说他想自杀,这同学一直在班上被杯葛欺凌。「那刻我觉得好难受,为什么我身为班主任,但一直也没察觉班上面有这个情况? 如果我不是那么忙,如果我可以放多点时间与学生相处,好可能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幸好那位同学最后没轻生,不过也选择离开这间学校。
学生问题无法兼顾,有时也会自顾不暇。
「结婚两年多,我和老公可算是『无饭夫妇』。实在太忙了,即使下班回家也要继续工作,结了婚那么久,在家煮饭不过十次,家里那樽油,由结婚到现在,还剩下三分二,同一包米吃到现在…」
结婚那么久了,老公没也能吃几餐「住家饭」,有时Sandy也会感到愧疚。
「所以我们都不打算要小朋友了,因为一定没时间照顾」
听过很多同事说,别人以为自己的子女是活在单亲家庭,因为从来未见过他们的父母。「你说多讽刺?老师经常对家长强调家庭教育的重要,谁知连自己都没法做到」
政府常常强调和谐校园和愉快学习,但以今日今时的工作量,「愉快学习」只会是个口号;Sandy很希望政府微调语言政策的同时,也微调一下老师的工作量。
香港的出生率在过去三十年来持续下降,于2005年,时任政务司司长的曾荫权就立法会「出生率持续下降」议案致辞时说,不认同有议员指生育率低与工作时间长有密切关系,但表示政府已经就标准工时展开研究。
时隔 7年之后,政府终于在上月下旬公布「标准工时政策研究报告」。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认为社会需要正视长工时问题,当局会成立标准工时专责委员会,预计会于明年第一季成立并展开工作,不过因为议题复杂和具争议性,需要长时间讨论,所以暂时未有定出时间表。
按此收听

专题分类:标准工时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