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津贴小学议会主席 张勇邦
2015-10-25

阿锦:

上次跟你吃饭,知道你的小孩快要上小学了!你很关心小孩在小学考试的情况,特别是最近大家对TSA的讨论,你都很关心。或者我在这也跟你分享一下,我对TSA的看法。

TSA的原意是考查小三、小六、中三(三个学习阶段)学生在中、英、数三科各个学习范畴的基本能力。目的有两个,第一,其「达标率」为政府提供全港学校教与学的表现数据,而其「报告」则为学校提供回馈改善学与教的资料。

TSA推出时,适逢小学的适龄人口下跌,出现缩班杀校的十年浩劫。而TSA的「达标率」这个学校表现指标,原本是教育局外评队手上的一把尺,但在学校看来就等于一把架在颈上的利刃。虽然达标率不能向外公布,但由于这直接代表学生表现(其实我们都知道,学生的表现往往是因应学生背景、校情、区情等难以改变的先决条件,直接影响教与学的效果),家长、校监、校董会以至办学团体都极为重视这些「达标率」,并喜欢将这些成绩与友校互相对照和比较,令学校内部承受不少的压力。校长和老师们都要为改善TSA的达标率而作出充份的准备,或许这是引致各种操练的原因。

公道来说,TSA的报告,着实可以为学校提供改善学生学习的数据,但经历了十年之后,难道学校本身真的没有能力针对学生强项、弱项,去施行教学吗?

 

几年前,小学业界为了减少小六学生考试压力,结果争取到隔年考TSA,而教育局亦答应不向小学发放总达标率,并从学校表现指标中移除。我当时有份参与其中,本觉压力已大减。今次家长们提出取消小三TSA,最初亦令我感到有点愕然,可能作为校长的我,已习惯面对林林总总的挑战和压力,令我的感觉开始麻木。如果能为小朋友减少压力,而达到愉快而有效的学习,校长当然全力支持取消小三TSA!但我又同时担心,如果当局必需要有一些数据去监控全港学生成绩时,会否「一鸡死,一鸡鸣」呢?又再创制一个全新的考核,令全港师生再一次堕进另一个「操练」的深渊呢?

退而思其次,若然真的最终要有监控数据支持或交待,我情愿当局全面检讨和修订基本能力的标准以及TSA的试题,让TSA试题能够更加贴近全港学生现时的实际基本学习能力(而非十多年前的标准)。此外,以一个更低风险令学校毋须操练的方法,去提供数据。我会建议即使不能取消,也不需年年考,并以抽样形式进行,例如每一级抽样1%-5%,相信已经足够。

教育局在这方面理应责无旁贷,确保学校不会进行过度的操练,教育团体亦应提醒学校专业自律,为我们的下一代创造一个愉快而有效的学习环境!

阿锦,当年你不需要面对TSA的压力,但你都要面对学能测验的考试。我很明白,无论校长、老师和家长都很希望我们的小孩在这么早的阶段,能够轻松、愉快地享受学习生活,而非扼杀他们的好奇心,以及自由探索的时间。

                                                                                                                   你的老师

                                                                                                                     张勇邦
                                                                                                                2015年10月24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