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世界自然基金会副总监 刘惠灵
2015-11-15

轩儿:

很高兴你在学校的科学科评估维持水准,亦渐渐对环境科学产生兴趣。这一年在环境议题上有两宗大事,第一是9月份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所通过的议程,有两个发展目标,分别是保育地球的海洋和陆上的生态系统。另一件是将于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改变大会,各国会就减少碳排放商讨,以达至一个对气候影响减至人类可抵受程度的目标。可见全球已有共识,我们的福祉与环境是息息相关,而自然保育更是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

近日在香港亦有一个关乎保育和发展的热烈讨论,就是应否牺牲一些郊野公园土地来建屋,以满足香港对房屋的需求。香港正面对一个严峻的住屋问题已是不争的事实,在一个坐拥超过2万亿储备的繁华城市,有不少市民住在狭小及环境差劣的板间房、笼屋,实在是难以接受。

现在有一种说法是,房屋问题是由于可建屋的土地短缺,而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要牺牲一些郊野公园土地。想你一定知道科学的其中一个准则,就是切忌妄下结论,要先掌握所有相关的数据,再作分析,才能得出答案。

从政府最新的预测,香港人口增长已向下修正,人口会从现时的730万,增加到2043年的822万,2044年后人口便逐渐下降,新增的住户达48万户。

我们又看看政府已在推行或规划的建屋量,在未来的20余年,将有超过50万个单位落成,供应量较未来35年的新增住户还要多百分之五。这还未包括一系列尚在构思中的项目,如新界北发展、东大屿都会和透过近岸填海,以及将设施迁入岩洞而腾出的土地发展;也没有计算每年大约一千幢落成的新界丁屋和发展商主动申请的私人发展。

由此可以得出,政府在中长期已规划足够的土地来满足香港对房屋的需求。虽然一些具争议的发展,好像在树木茂密的绿化带建屋或会影响海洋态的填海,难免遇到反对而出现变数,但以上列出的已给政府有很大的空间作出调整。而香港也有不少土地未被善用,如用来存放货柜、货物的棕地、短期租约用地和政府空置土地等等。

我亦对要香港人在郊野公园与住屋两者之间二选其一,感到十分担忧。正当全球众多国家同意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必需包括保育自然环境,而地球的气候正因前人只顾经济不理环境而引起变化的同时,香港竟然会有这一种一定要牺牲大自然来发展的想法。

香港现有优美的自然环境,丰富的野生动植物,其实是几十年耕耘的成果。开埠之初,香港曾被形容为寸草不生的荒石,经过持久的保护和照顾、和大自然自我的复修,现在我们的生物多样性是具有国际价值的。在一个700万人居住的大都会,我们有米埔及内后海湾国际重要湿地,也有几十种动植物只能在香港找到。

郊野公园亦具重要的生态功能,如提供稳定的雨水至我们的水塘、净化空气、调节气候,亦为广大市民提供一个优质、免费的户外休闲娱乐之地,对生活在挤迫都市里,市民身心的健康有莫大裨益。

科学思维要求我们要用开放的态度去思考,切忌将问题简单化。住屋问题最受苦的是那些还未能入住公屋的贫苦家庭,他们急需要帮助。已有一些专家团体提出可以在短期内增加公屋建屋量的建议,例如暂时性增加公屋对私楼的建屋比例,增加地积比等,这些方法政府应慎重探讨考虑。发展郊野公园极具争议,土地亦位处偏远而缺乏基础设施,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开发建房,将开发郊野公园作为解决房屋问题的灵丹妙药,完全是断错症。

轩儿,想你一定记得我们夜探大榄郊野公园,回程时看到一只大猫头鹰站在枯树上的那份兴奋心情,我但愿香港能就发展公园作出一个正确抉择,让香港人能继续享受郊野,你也能在将来带你的孩子去发掘大自然的妙趣。

 

                        父字

2015年11月14日

 

部分图片:Wikimedia Commons/Triplebotline/Triple Bottom Line graphic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