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主席 黄友嘉
2015-11-29

Cindy:

最近工作顺利吗?眨下眼,你去外国读书、工作已经有六年时间了。不过有件事令我感到欣慰的,就是你虽然在外国生活,但你一直对香港的事务都非常关心及留意,包括近日引起不少讨论的退休保障问题。

下星期二,即12月1日,香港的强积金制度便15岁了,而我亦担任了积金局主席半年多,想跟你分享一些我对制度的看法。

你记得吗?在你出国读书之前,我曾经要求你向我交代使费预算,其实当时我是希望可以培养你的理财概念及储蓄概念。强积金制度亦都一样,虽然打工仔被强迫「储钱」,但这是为雇员个人、他们的下一代,以及社会着想。

在强积金制度推出之前,全港只有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口享有正式的退休保障,但今时今日,有约八成五的工作人口已经享有某种形式的退休保障,于国际上属于一个极高的水平。

 

强积金制度自实施至今的15年来,为香港的「打工仔」滚存了约6,000亿元的资产,扣除费用后的年均回报率,有大约百分之3.4,高于同期每年百分之1.8的通胀率,而这个数字已经反映了今年非常波动的股市。6,000亿元的资产,可以媲美香港八千多亿的财政储备。这反映了民间储蓄的巨大能量。不少在过去十几年都一直有工作的打工仔,可能至今已经储了十几廿万或更多的强积金。

当然,强积金目前仍然不足以为市民提供到足够的退休保障,但我们亦要明白,退休储蓄一般是一个长达四十年的储蓄计划,而强积金制度只运作了15年,尚属发展的阶段,加上雇主及雇员每月只各供款百分之五,而且供款亦有上限。

长远来说,强积金的目标不是要满足所有人,特别是中高收入人士,退休后的所有生活开支,而是可以为市民提供基本的退休保障。而且,香港跟世界其他地方一样,退休保障制度由几大支柱组成。除强积金外,亦包括社会保障、个人储蓄及其他的支援等。各支柱需要互相配合,共同运作,才能为香港人口提供充分的退休保障。

一直以来,强积金都受到不少的批评。其实,这是绝不奇怪的。首先,强积金是一项复杂而庞大的社会工程。它计划下面有接近八百万个帐户涵盖了400万个在职或非在职的计划成员。而且强积金的操作牵涉到很多小额但繁琐的供款,行政管理上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无论如何,积金局在过去十几年来,也采取了不同措施优化制度。举例说,我们实施了「强积金半自由行」,让「打工仔」在自己的强积金投资上,拥有更大的自主权。我们亦采取多管齐下的措施,推动基金减费,令强积金整体的平均基金开支比率,由2007年的百分之2.1下降至目前的百分之1.60,亦是平均基金开支比率自有统计以来的最低数字。

不过,改革强积金制度的步伐不会慢下来,包括推出预设投资策略或者俗称核心基金。现时,有关的准备工作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我们希望相关的条例草案可尽快获得立法会通过,以便核心基金可于明年年底推出。我们相信核心基金可以为那些没有作出基金选择的计划成员提供更佳的保障,同时它设定了收费上限,可成为其他强积金基金的基准,加强基金之间的竞争及进一步降低收费。

除此之外,我们亦正研究推行「积金易」计划,希望建立起一个中央电子平台,尽量简化和自动化各强积金的行政程序,令运作成本下降、雇主和雇员可更方便、快捷地处理各项强积金事宜。

我知道社会上有意见认为,积金局亦应该推动取消强积金「对冲机制」,但我相信你和其他香港人一样,明白到应否取消对冲是一项政府政策,积金局只是监管和执法机构。但我同意,对冲机制是一个需要面对和处理的议题,我衷心希望各方的持份者能就此作出理性讨论,一同寻求解决方法。

香港的扶贫委员会将于下月就退休保障展开公众谘询,相信未来数月,社会各界会就这个课题作出讨论,甚至就如何改善强积金制度提出意见。我们必定会虚心聆听,继续探讨如何令强积金制度更切合市民所需,让它成为香港市民珍而重之的退休储蓄制度。

 

 

爸爸

2015年11月28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