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前立法局议员 刘千石
2015-12-12

Elsie,

传来你辞世的消息,你活在这世上的102年,大半生都在香港渡过,也大半生贡献香港小市民,你从来未失过我对你的尊敬。

我跟你的接触始于1972年,那时我刚加入了基督教工业委员会工作,欠薪情况普遍,而我处理的首宗欠薪事件,就是新丽制衣厂欠薪事件,有过百名工人被老板拖欠薪金,甚至有工友七个月都没有发薪,求助无门,于是我就邀请身为市政局议员的你一起和工友到布政司署请愿,促请政府协助被拖粮的工友和惩罚欠薪的雇主。虽然你那时已为基督教工业委员会出版的刊物《工人周报》口述专栏,但由于那是由另一位同事负责,我和你没有工作的联系,而在此之前,我就只在1966年的反对天星小轮加价事件中见过你一、两面,你那个时候带头收集签名请愿,反对加价,并协助被捕的苏守忠。

我打电话给你,道明来意,你没有多说,就跟我们一起走上布政司署请愿。在七十年代,每逢遇到辣手的工潮,我都邀请你为工友打气,你从不拒绝。你见到工友都会殷切地问他们的苦况,聆听他们生活上的困难,并安慰他们,满怀传道者关爱之心。

那个时代的香港,有很多不公平的事,例如,同是危楼,政府只处理战前兴建的,战后的就撒手不管;艇户要上楼,不能被安置到徙置区,而要住在棚屋。立法局内,非官守议员们都是出身上流阶级,大富大贵之人,与劳苦大众缺乏接触,更不用说替工人说话了。公众都希望立法局能有人为草根发声,而当时的立法局没有民选席位,兼且要是中英文精通、又是英藉又才能获委为议员,因此,《工人周报》就发起了签名运动,要求政府委任你进入立法局。

那是一个全港性的运动。我们的理由是,你过去的工作证明你真心关注基层市民疾苦:你往往一马当先,抨击当局的小贩政策、徙置政策、交通政策;你大力肃贪倡贪,直言无忌;你不断地为工人及劳苦大众去信政府,提出诉求,许多人一旦遇到不公平的事,都会跑去向你求助,每逢星期三你在办事处接见市民的时间,总会有一条长长的人龙等候,这些都说明了你在基层市民心目中的份量。而最重要的,是你是一位绝对独立的人士,不管何种背景、何种政治立场的人,都从没有把你视作批评对象。

签名运动获得了热烈的回响,有很多基层组织踊跃地协办运动,而签名的市民都非常热情,不少更自动请缨帮忙做义工。他们都是来自草根阶层,小贩也好、小巴司机的士司机也好,徙置区木屋区居民也好,艇户也好,还有释囚或在囚者家属也好,他们都和你有过一个能够连结起来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你或许是扮演包青天的角色,又或者是担当一位慈母,关顾他们的生活状况。他们会跟我们说对你的景仰,和对你进入立法局的期待。最后我们收集到几十万个签名,呈交港督麦理浩。虽然最后我们的争取未能成功,你亦要到八十年代末才能循功能组别选举进入立法局,但你在普罗大众心中的地位及受到的敬爱,却在整个签名运动中可见一斑。

八十年代我和你各有各忙,碰面机会不多,每逢选举,你的丈夫杜学魁校长都叫我协助拉票,其实当年你每次都稳操券,那些拉票活动都是老朋友趁机聚聚而已。

九一年,我循直选进入了立法局,与你成为同事。每一个民生议案,你都是坚定站在普罗大众一方。九四年,在审议《雇佣修订条例》时,我为了使劳工得到较佳补偿,就长期服务金及遣散费计算方法提出修订,你亦投票支持。不料当修订三读通过后,政府竟然收回法案,我随即提出辞职抗议,表示对政府的强烈不满。那时你找我谈话,力劝我不要辞职,要留下继续为劳工发声,虽然我最后仍然辞职,但你的关心及对事情的看法,仍然常系心中。

Elsie,你从未失过我对你的尊敬,反而我为我没有把九五年那带有抺红的所谓世纪大战拦住,至今心中抱愧。今天,如果人们问我纪念你的意义是什么,我想,你的点点滴滴,都令人对殖民地历史有更多认识。你的一生都是为草根,无论是办教育、进行社会抗争、处理每宗个案,心系的,都是小市民的权益。今日香港社会分化对立,我们何不强调每个人的共同苦乐,而非每个人不同之处?

Elsie,愿你主怀安息。

 

刘千石

2015年12月12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