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乐施会香港项目经理 黄硕红
2015-12-27

江婶:

你好吗?这段时间天气反覆,你的旧患有发作吗?你干了十多二十年清洁扫街,长年累月要推着几十斤重的垃圾车上斜下坡,手、腰、膝盖也多次受伤,每逢转天气,旧患就会翻发,但是痛也是要顶着干,你说一日仍有气力,有手有脚,也要靠自己。

我每次听到你这番话,除了敬佩,更是担心。你也快将65岁了,应该到达了退休年龄,你大半生勤劳工作,理应安享晚年。但我知道你其实很忧虑,担心多年来辛苦储下的积蓄和强积金不足以维持基本开支,日后生活不知如何打算。

曾听你说过,早几年应有一笔数万元的遣散费,当时你是政府的外判工,你的雇主在2012年尾未能获得政府续约,因而要解雇所有员工,你说他用了一些方法逃避支付遣散费,虽然最后有劳资审裁署的介入,但因为「对冲机制」的存在,令雇主始终可以对冲了近万元的赔偿,令你最后只剩得六千多元的遣散费。

江婶,不知有多少工友如你般勇敢,愿意在遇上剥削时站出来,但只要「对冲机制」仍存在,如你一般的基层工友只会继续受害。事实上,根据现时法例,若基层工友月入低于港币7,100元,他们的强积金几乎完全依靠雇主供款;但「对冲机制」却容许雇主以其供款部分支付遣散费或长期服务金,令基层工友的强积金所剩无几,失去退休保障。

其实,《雇佣条例》早于1974年加入遣散费保障时,已有对冲机制存在,这已是不公义的制度,在1995年制定为了争取商界支持通过强积金条例,政府便将对冲安排加入其中,强积金才能顺利推出,但就令「对冲机制」存在接近四十年。

强积金原意是保障打工仔退休之后的生活,但「对冲机制」却蚕食了工友的储备,令他们的权益大大受损。自强积金由2000年推出至今,已经有超过257亿元雇主供款用以抵消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单在2014年,强积金被对冲的金额已经超过30亿元。「对冲机制」的存在令工友一直深受其害,现在是适当时候检讨这个不公义的机制,让强积金切实发挥功能,保障工友退休生活。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多次提及长者贫穷问题要正视和关注,亦指出现时有约二十万在职家庭处于贫穷当中。他们愿意自力更生,期望以工作收入摆脱贫穷。但当工友随年渐老,失去工作能力,若没有足够的退休储备,如何应付退休后的生活开支?

江婶,香港有不少像你一样的长者,辛勤工作,劳碌一生,勤劳工作,为社会作出贡献。我最不希望见到他们在晚年要陷入贫穷之中,被迫跌入综援网,由在职贫穷变成长者贫穷。

政府虽然刚公布退休保障谘询,但内容却完全没有如何取消强积金对冲制度,也没有提及取消对冲的时间表。我希望政府作为全港最大雇主,应率先取消强积金对冲,保障政府合约工及外判工的强积金权益,向全港所有雇主树立良好榜样。与此同时,我们会努力争取政府与劳资双方磋商,寻求一个解决方案,最终以全面取消对冲机制为目标。

最后,我们希望政府多感受如你般的基层工友的辛酸,尽快取消强积金对冲这不公义的制度,让所有打工仔退休生活获得保障。

祝你生活愉快

                                       

硕红上

 2015年12月26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