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教育学院校长张仁良
2016-01-31

Lucien:

    近日香港的天气寒冷,过去几天更是寒风刺骨,但无损香港教育学院师生、校友的喜悦和兴奋的心情──因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日前通过授予教院大学名衔,这 对教院以至香港整个教育团队,是一个重要肯定。教院即将正名为「香港教育大学」,成为第八所公帑资助的大学。我相信不少教院人和我一样,知道消息后兴奋得 彻夜难眠!

    「教院正名」是历代教院人、师范生多年来的共同心愿,这个任务殊不简单。全赖教院仝人上下一心,我们终于通过了重重考验:包括「课程覆审」、「学科范畴评审」以至最后的「院校检讨」。大家为每一个挑战付出无数心力、一起迎难而上,在各个范畴都成功取得突破。

    今日,我们可以昂首总结,教院已发展成一所兼具教研实力的大学!事实上,教院在教育的领导地位已得到充分肯定。例如在2015年的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 中,教院在教育领域位列亚洲第三、全球十五。而在研究资助局2015至16年度的拨款中,教院获得的研究资助款额,较上年度大增四成;研究生学额亦大增四 成六。

    凡此种种,均展示教院作为一所大学的风范;大学之名,是教院上下心之所系,亦是实至名归。此时此刻,我衷心感谢所有教院校友、师生、持份者在转型过程中所付出的贡献。

    正名的最后一个挑战,是确保《香港教育学院》条例修订,能于本届立法会会期完结前顺利通过。我不会低估个中的难度,尤其是立法会的会期紧张、议程众多,社会上亦有声音要求改革大学的管治。

    不过我可以保证,作为大学校长,我一定会坚守学术自由,这亦是所有大学的基石。而大学管治是一个严肃的课题,现行制度由来已久,当中涉及许多重大原则性的问题,特别是如何平衡院校自主和公众监察,必须深入研究和酝酿,令所有持份者作充分讨论。


   

    作为教院校长,我背负着一代又一代教院人的期望,我绝不希望「正名」修例节外生枝,和其他议题捆绑处理,影响正名,令前人历年来付出的努力和心血付诸流 水。事实上,根据早前校内进行的意见调查,大部分回应的师生、校友和持份者均表明,希望校方先做好正名修例,其他议题容后再议。在收回的意见中,很多教院 人都显得很着急,希望「快D」、「早日完成」、「尽快完成」正名,一圆大家的心愿,让我们我同学可以尽快以「香港教育大学」的名号毕业。

    因此,我衷心希望公众人士理解历代教院师生、校友的共识──就是先正名,至于其他议题,我们希望稍后再作研究。

    犹记得在我读中、小学的阶段,遇上一位又一位的良师,他们启蒙我追求知识、教导我立身处世,他们身教、言教,对我影响深远。今日,我有幸领导香港教育学 院,即是未来的香港教育大学,我知道自己任重道远,教院的准教师和毕业生亦肩负重任,是下一代,以至每一代学生的灵魂工程师。

    因此,正名不只是换一个名字。香港教育大学将会秉承本港百多年来的师训传统,为本地,以至区内培育更多优秀的教育人才和社会领袖,我们亦会继续精益求精,将研究的成果与学界分享,推动知识转移,让更多校长、教师、家长和学生得益,造福整个教育界和香港社会。

                                                                                                                                           Daddy
                                                                                                                                     2016年1月30日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