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教育心理系讲座教授 侯杰泰
2016-02-07

仔仔:

你在本地的教育系统长大,一定明白香港考试压力有多大。况且你很多老师都误以为作为教授的儿子,你就算未能过目不忘,也最少一目十行。

你考试,我也有压力,你的老师派成绩表时总说:「你爸爸是学习理论专家,一定知道怎样教你。」我只得苦笑。你可能忘记十多年前,我在报章写「亲子明灯」,自暴家丑,提及差点把你装箱,当作圣诞礼物去交换一个考试神童的想法。很多专家、校长、教授的子女要年年要「护级战」以免留级,怎会不明白考试压力、过份操练、全家精神崩溃等困扰。

相信你都留意到香港近数月,讨论全港性系统评估TSA的争论。公众一哄而起,清楚显示很多家长是如何痛恨现行的一些补课操练。

 

作为教育测量专家及TSA统筹委员会委员,我都感受良多。

首先,我深深体会解决问题要情理并重。学者写学术文章,只讲理由是否充分,方法是否正确,但处理群众家长的讨论时,虽然以理服人重要,但不处理他们的情绪,难以解决问题。大部分家长都是说理的,尽量找出妥协方案不难,但保持社会上不同意见人士继续理性讨论,现在却是越来越困难。

其次,我忍不住静静告诉你,我也很不开心。虽然TSA争论至今尚未写上句号,但作为一个教育测量及关注各国考试系统的学者,看见校长、教师、家长、教育局投入那么多精力时间讨论考试、家课、操练等问题,但无聚焦问题核心,只感到唏嘘可惜。

TSA设计上不影响个别学生升学,不向外公布个别学校成绩,也不与派位机制挂勾,只作全港系统报告及向学校提供教学回馈。

纵观各地,要真正处理无谓操练、压力等问题,最终重点必定是改革高风险的考试及派位制度(如升中派位)。为什么是这样?试想想要是升中派位以学生身高为依据,有学校再操练TSA吗?学校教学永远是高风险考试主导,道理不是很显浅易明吗?

现在问题核心是,公众往往忽略,为了让升读小一、中一家长和学校有选择权,我们便要付出高昂的无理操练代价。看看我们的幼稚园学生操练,因为小一直资及私立学校可以自行收生,有收生则必然有面试考核。接下来就有幼稚园小进操练,对幼童是过份操练,自不然令到很多家长心痛起来反抗。但家长愿意放弃一些选择权去减少操练吗?社会有共识吗?针对不影响学生、学校生死的TSA,是无助改变学校操练的文化。机器空转半天,又很快原地踏步。

仔仔,你已经毋须为考试苦恼,但是我有时都为香港的「空转」、「原地踏步」十分担忧着急。

新年来了,今年是我们家的年。记得小时候同学打电话到家中找「猴子」,家人总是笑着回答:「那么多只,你找哪一只?」但愿大家新年都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我们生活及工作上,总是有大小的磨擦,但含恨到日落,既伤身体,又得了抑郁,何苦呢?

知道你常工作到夜深,但要多休息及注意健康。

                                                                                                                              父

                                                                                                           2016年2月6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