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 苏锦梁
2016-03-05

湛昌叔:

        您虽远在多伦多,但多年来心系香港,对香港社会的一事一物仍相当关心。相信你定会留意到,立法会最近有关修订《版权条例》的讨论。

        立法会在昨日的会议上,仍然未能就《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取得任何实质进展,有议员更在政府和建制派作最后努力之际,提早动议休会待续,煞停条例草案的审议工作。

       条例草案,是政府和各方持份者努力多年的心血结晶,如今胎死腹中,我实在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回望条例草案的历史,这套立法建议,是10年前开始孕育,过程中虽然遇过波折,但在各方努力下,我们在2014年终于寻找到共识,成就了一套成熟、合理和平衡的方案,提交予立法会考虑。

        立法会专责处理法案的委员会,在2014年7月开始审议条例草案。一直以来,不同的议员对条例草案的立场虽然不同,但仍然能够以事实和法理为基础,理性讨论。

        直到2015年12月,条例草案恢复二读辩论之前,议会内的讨论,可以说是风平浪静,亦没有议员表明反对二读辩论。在各方努力之下,条例草案,理应顺产。

        无奈,泛民议员在最后的立法阶段,被民粹胁持,向社会上不理性的声音「跪低」,突然「转軚」。一夕之间,所有泛民议员都以「拉倒条例草案为己任」。所用的方法,是不断地点算人数,不断地制造流会,不断地发表一些「纯属臆测」的言论,散播恐慌。

        立法会大会审议条例草案的8次会议,其中流会了5 次。议会一共花了95小时审议条例草案。泛民的「拉布」行为,已经虚耗 66小时,令到真正可以审议条例草案的时间只有 29个钟。

        如今条例草案难产,香港各方,都是输家。不论是版权拥有人、使用者,又或者是联线服务提供者,都无法得到法例赋予的保障。香港的版权制度,无法得到向前迈步的机会,对香港的经济,特别是创意产业的发展,造成打击。

        版权制度,对创意产业,至为重要。对香港要维持在知识型经济中的竞争力,亦是关键。随着条例草案的审议工作被中止,公众对版权这个课题的关注,大有可能会慢慢消退。不过,版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因此,这一次的立法工作无法完成,并不等于政府可以放弃更新香港的版权制度,更加不等于社会可以从此不提版权这个议题。

        香港社会在近年纷扰不断,气氛低迷。诚然,有部分市民对政府所提出的任何建议,都抱有怀疑的态度; 同时亦有市民对泛民「拉布」瘫痪议会,使社会不能正常运作的情况,感到极之厌倦。

        社会上对不同议题,有不同的意见和立场,其实十分平常。但是如果大家各持己见,坚持不退让、不妥协、不肯以香港的整体利益为念,不单是版权制度,以至是其他具争议的议题,香港也会因为无法取得共识,而不能前进。我在这次立法工作的最后阶段中,对这一点特别感受深刻。

        在现今不利于坦诚探讨敏感课题的氛围下,理性持平的声音,格外珍贵。我对所有曾经以理性和务实的态度,参与讨论条例草案的人士,真的心存感激。

        香港绝大部分的市民,均希望社会能回归理性,特别是立法会议员,作为「代议士」,更应该以香港的整体利益为依归。政府也会继续秉持开放和正面的态度,处理版权议题。

        三月初春,香港天气乍暖还寒,但冬天总要远去。万物有时,只要不被一时的挫折绊倒,我对香港长远仍心怀希望,下次见到您再和您促膝详谈。

        祝安好

 

                                                                                                                                   侄

                                                                                                                                     锦梁

                                                                                                                                                 二〇一六年三月五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