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1968年《学苑》总编辑 冯可强
2016-03-20

《学苑》编辑同学:

        晚上看了你们今期用「香港青年时代宣言」为主题的几篇文章,睡到半夜4时多醒来,忍不住起床重新翻看。晨早7时多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听着树上鸟儿吱吱的叫声,还是在细嚼着你们的说话。

       你们的文章,以文笔和铺排来说,是写得相当好的,有「革命宣言」的火辣辣味道,而且淋漓尽致地显现出年轻人挑战权威、敢想敢讲、以天下为己任的豪迈气概;令我回想起六十年代尾我们一班志同道合,被称为「学苑派」的朋友,在编辑室、荷花池、饭堂、和每期的《学苑》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真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过,我不同意你们有关「香港民族自决」、「香港独立」、「全民制订香港宪法」、和「全民公投」的主张,希望将来有机会和你们深入讨论。在这里,我想和你们分享一些感受。

        第一,你们说:「其实,我们也不愿看见社会严重撕裂,我们也厌倦与长辈争论。我们曾经理性地与上一代对话,却没有人真正的理解我们看见的世界。」有一位年轻人对我说,她和朋友都不容易和长辈沟通,有时候就好像对着 Donald Trump的支持者说话一样。作为父母辈,我们都应该警惕一个信号 -- 一旦子女不愿意与你沟通,你就会「失去了」他们。如果我们只是经常把「加强与青年人沟通」这句说话挂在口边,不去尝试用同理心和易位思维,感受年轻人的感受,理解他们所看见的世界,我们就会失去与年轻一代共同推动社会进步的机会。当然,这会牵涉到价值观的问题 -- 如何理解民主、自由、公义、平等、人权、法治、经济发展、保育、可持续发展、等等基本概念。要进行真正的沟通,就需要敞开心灵、多元角度、深度思考、理性交流。

        第二,你们认为:「民主运动的时代已然过去」,而你们要开启一个「反威权统治年代」。的确,年青人都有「一颗渴望自由的心灵」,不愿意「卑躬屈膝」,要对不公义、不合理的事物进行抗争,要创造一个新世界。这都是年青人可贵的地方。但我认为,不需要,也不可能把香港的历史、本土文化、以及七百万市民的利益,和中国的历史、文化、以及十三亿人的利益对立起来,并且割裂出去。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没有大历史观,只摘取小片段的历史去主观解释,如果我们不尊重前人的贡献,不从多方面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关系,也不去了解和处理好自己所在地与周围地区的千丝万缕的互动关系,就会很容易封闭了心灵,遮蔽了视野,任由自己的喜恶,去决定社会和人民的需要,并且凌驾社会公认的道德标准;这样,就有可能逐步走向排外的极端主义,对自己和家园做成无可弥补的巨大、长远的伤害。

        第三,你们指出:「基本法所保障的一国两制,其实非常脆弱」。我相信,香港很多人都对十多年来一国两制的实践觉得不满意。敢于想像是好事,这样才能带来变革;但你们「想像」出一个「香港民族」去寻求「港独」,也有责任去分析和讲出,独立对七百万市民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是避免香港逐步沦亡,还是促使香港走向沦亡 ? 正如你们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家视香港为共同的家园,她是不可遗弃的皈依。」我认为,一国两制是我们已经拥有的好体制,不应该因为做得不理想而抛弃掉,因为反面可能是一国一制。 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更加应该不畏困难,继续努力,去维护和实现一国两制、港人高度自治的初衷和原意,走出一条成功的道路。

        香港人能不能够将矛盾化为动力,共同打造一个还有成功机会的香港愿景呢?

                                                                                                        

                                                                                                                1968年《学苑》总编辑  冯可强

                                                                                                                 2016年3月19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