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 区美宝
2016-03-27

阿宝:

  你近来好吗?买了新电话没有?上星期你致电给我,你说你想换手机,但不知哪个款式好,所以乘地铁时,便好奇别人的手机款式以作参考,可是别人一看见你望着他的手机,便马上避开,更以十分奇怪的目光看着你。其实你在香港长大,又懂得听和说广东话,最近都从很多媒体上得知有「假难民」等问题,甚至有议员提出以禁闭营的方式,把提出酷刑声请人士拘禁在内。

  其实设置禁闭营,是违反国际公约甚至是基本法。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亦订明:「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虽然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有提及,可短期拘留「对非法进入缔约国领土的寻求庇护者」,以进行登记或确定身份等程序。不过委员会都指出,如果要继续拘留他们,就一定要有针对被拘留人士的独有原因,包括该名人士可能潜逃、犯罪等等行为;但如果长期把所有寻求庇护者,包括小朋友,关闭于难民营内,而没有针对个人的特别原因,就会构成任意拘留,违反国际公约。由于基本法第39条都规定这条核心人权公约适用于香港,所以此举亦违反了基本法。

  有些人会认为,香港于七、八十年代处理越南难民问题时都使用禁闭营,但为何现时不可行?首先,当时寻求庇护人士的数目与现时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自1975年起,香港前前后后接收了20万名来自越南的寻求庇护人士,当政府要同一时间处理为数大量难民时,当然容许有禁闭营,但现在香港累积的酷刑声请者的数目只是一万多而已。另一方面,香港对于人权的保障已跟当时大大不同。香港于1995订立了人权法,使用禁闭营,违反基本法,也违反了人权法。加上国际社会已愈来愈不能接受以禁闭营方式长期拘留难民;例如2009年人权事务委员会亦于审议结论中就曾批评澳洲政府,把所有非法入境者不论原因都强迫送往禁闭营的手法,并要求澳洲政府取消有关安排。

  另一方面,相信很多香港人,包括你也很关心公帑是否用得其所。兴建难民营需要钱和时间,而现时寻求政治庇护者滞留于香港,是因为入境处积压了大量个案,因此,入境处倒不如认真地改善现时审批酷刑声请程序更为实际。政府经常把责任推卸到酷刑声请者,指他们交文件慢,不愿意用英文沟通等等,所以拖慢了程序,但从来都不认真检讨当局本身审批中出现的问题。国际特赦组织在世界各地都有些人权受侵犯的调查记录,因此亦收到酷刑声请者的求助,要求取回他们国家的人权报告,以便提交予入境处。其实我收到这些求助时也颇诧异,我想,如果入境处有一个资料库,记录不同国家的人权状况的基本资料,以作参考的话,那么便能够很快地了解声请者的国家状况,就如我们的人权报告,只需上网搜寻便能查阅了,入境处的工作人员能有多一点训练便已经足够。但现时入境处的统一审批机制没有发挥效用,偏偏要那些人生路不熟的声请者自行询问人权机构索取报告,即是每次都要绕一大圈,来完成一件本来可以简单处理的事,当中浪费了多少时间?

  根据一些协助酷刑声请者的律师所说,很多声请者虽说晓得英文,实际表达能力一般。有时,一些声请者因为在自己的国家受到很严重的迫害,身体和精神已受到伤害,在这些情况下,真的需要辅导员协助才可说出自己的经历,但入境处往往就只作官僚式处理,结果声请者要向非政府机构寻求协助。试想想,你到了一个人生路不熟的地方,是否真的那么容易一找便找到能够协助他们的团体及机构呢?所以,现时的情况是入境处的机制未能有效处理申请,才令审批时间缓慢。

  现时酷刑声请者每月获发三千多元的津贴,其实当中有一千五百元是食物费、一千二百元为租金津贴、三百多元是电费水费等费用,由政府指定的国际社会服务处直接交予业主,其他的就以超市现金劵形式发放,声请者并不会得到现金。他们不能够在香港工作,香港物价高昂,生活其实很困难。

  最可怜的还是逃难的小朋友,因为津贴度只包学费,但书簿费、校服费等就一概不包括在内,声请者的小朋友要在香港上根本很艰难,所以很多声请者都并不希望长时间滞留在香港,想快点完成审核程序到外国展开新生活,偏偏现在入境处拖慢审批程序,声请者痛苦,对香港市民亦无裨益。

  阿宝,希望以上的答案,可以协助你和街坊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真正的问题不是所谓的「假难民」,而是入境处对酷刑声请审批程序又慢又欠透明度,导致很多声请者滞留。希望政府尽快改善机制,那才是真正解决问题又不会浪费公帑的方法。

 

               Mabel

2016年3月23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