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荣休教授 周永新
2016-06-12

各位中学同学∶

          自从扶贫委员会于去年12月发表「退休保障、前路共建」的谘询文件后,常收到你们的电邮,劝我不要为政府否定我们研究团队的建议过分激动,又讲在我们相识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从未见我对一些社会事件反应如此激烈。

          首先,多谢各位同学的关心和慰问。对于退休保障,我承认自己非常挂心,毕竟在自己四十年的学术生涯里,我用了最多时间和精神来做的研究,就是退休保障,自然希望自己所花的心血有成果,最终能够得出一个方案,保障市民的老年生活。

 

       

 

不过,我之所以这样激动,并不因为政府否定我们的建议。其实,研究团队提出的全民老年金,并不是我们要争取的目标,而是在我们审视各民间组织和政党提出的 退休保障方案之后,在综合各方的意见,并分析香港现有政治、经济和社会情况之下,所得出来最可行和最合情理的方案。我必须重申,全民老年金并非我们的梦 想,而是一项可以令全部香港市民,在他们年老的时候,都能感到安心的退休保障计划。

          在回应谘询文件时,我所以表现激动,我后来作了一些反思,相信是因为我觉得,谘询文件实在欺骗了市民,没有将退休保障涉及的种种问题,全面及诚实的向市民 交代。我用「欺骗」一词,或许语气重了一点,但谘询文件只强调退休保障所带来的财政负担,并纯粹以增加薪俸税和溢利税、或引入新税种,来计算全民老年金所 造成对经济的破坏,我认为不但误导市民,简直就是引导市民走进一条只有一个出口的窄巷;谘询文件这样的铺陈,其实没有向市民详细交代,也没有给市民有选择 的机会。事实上,谘询文件虽以前路共建为题目,但政府并没有与市民共同创造退休保障的未来发展;政府现在要市民做的,只是同意政府否定全民老年金的结论。 这样一份不尽不实的谘询文件,对市民并不公道,也令市民不能掌握整件事情的真相,与欺骗市民没有分别。

          我反应激动的另一原因,是在研究的过程里,我发觉政府现行给与长者的社会保障安排,已变成一项异常扰民的措施。在未有长者生活津贴之前,长者到了70岁, 可领取生果金,金额虽然不多,但不用收入和资产审查,市民都觉得这是我们对长者的尊敬。真正生活贫困的长者,他们可以申请综援,综援是保障市民基金生活的 措施,所以设立审查是必须的。2013年,政府加入长者生活津贴,我们做研究时,访问了不少申请生活津贴的长者,发觉他们为了每月多取一千多元,常要被迫 讲大话。

          申请的长者对我们说:长者生活津贴有二十万元的资产限制,他们为了得到津贴,很多时只好把部分资产移交子女或亲属,或索性隐瞒他们实际拥有的积蓄。长者知 道这样做并不诚实,但他们手头上的储蓄,很多时只有三、四十万,他们不想用去部分积蓄令自己符合资产的限制,但隐瞒事实,他们心里也感到不安。现在领取长 者生活津贴的长者有43万人,措施令他们常未能如实地交代自己真实的经济状况,我觉得这些长者就算可以得到津贴,心也不会快乐。谘询文件提出的有经济需要 的方案,若然落实推行,我相信只会令更多长者讲大话。我深深相信,一个健康的社会,首要条件是市民与政府互相信任;就算特区政府常常表现欠缺诚信,我也不 想长者坠入诚信的危机之中。

          讲到政府在退休保障的责任,我想起港英时代的总督麦理浩,在他最后一份施政报告(1981年发表) 中提到:「在他出任总督的十年内,资本主义丑恶的一面并没有出现,因政府建立了社会保障网,使那些不幸人士得到治疗、教育、生活支持或庇护,政府也有租金 廉宜的公共房屋计划。」我希望提醒特区政府∶香港社会呈现的分裂已到了临界点,贫富悬殊、楼价远高于市民收入、年轻一代看不到前路,在在显示资本主义丑恶 一面正陆续浮现,更多深层次矛盾例如身份认同问题,也正动摇我们社会的根基;我真不想看到,政府利用退休保障的融资方法,挑起世代之间的对立,令香港社会 进一步分裂。

          同学们,我们都到了长者的年龄,病痛自然增加,盼望同学多多保重。

 

                                                                                                                                            永新

                                                                                                                                            2016年6月11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