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革走到「依法治国」
2016-06-13

「无法无天」四个字,堪称是对十年文革最恰如其份的形容。法律法制,根本不存在。大规模的残杀,酷刑和其他侵犯人权和人格尊严的暴行,席卷整个中国大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1954年才颁布第一部宪法,第一条即写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第八十七条则订明,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决定你是否右派主要是看你的言论思想,因此,宪法所提及的民主和自由,实际未获体现。文革期间,人民获宪法赋予的权利,更是一一遭到剥夺。

采访、制作:唐伟杰、郭芷珊
监制:陈燕萍



从文革走到依法治国

1978年初,文革结束,第三部宪法出台。这部宪法未摆脱「左」的影响,写明要「继续革命、开展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对文化大革命仍采取肯定的态度。法治,依旧在中国缺席。

直至1978年底,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发表讲话,提到「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自此,中国的法制建设才进入了改革的新时代,恢复政法院系,培育司法人才。

江平,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就是整个中国法制建设的见证者。

江平是49年后第一批公费到苏联留学的学生,分配去学习法律,是国家刻意栽培的人才。但反右运动将他卷进去,随后的文革又把他下放到五七干校,由1957年至1978年,他和法律专业沾不上边。直至1978年,江平才返回法律教育的讲坛上。

江平曾在1988年担任全国人大常委、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多年的经历令他深深感受到,中国的法治建设举步维艰。「中国长期以来的是人治。我们没有法治的基础,也没有法治的传统,也没有法治的文化,也没有法治的理念。所以从这点来说,应该说仅仅只有一些法律的制度中的规定,与我们所要求的法治的这个理念还是差了很远啊!」

虽然2014年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指,中国要「依法治国」,但实际上有关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这些公民权利,政府三十几年来都没制订具体的法律条文加以保障,江平认为,这说明宪法未得到落实,也代表了领导人的态度。

江平说过,「律师兴则国家兴,律师衰则民主衰」,律师理应是人权卫士。只是近年不少维权律师新闻记者依法履行自己职责时,却被抓入牢房,「你要讲法治,你必须要讲人权。律师在正常的执行他的职务,新闻记者在正常的状态下来报道他的新闻,这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保护了它,才叫作依法治国,不保护它,就等于破坏了,等于倒退了,像依法治国的反面呈现。」

今年是文革发动五十年,结束四十年,人民日报在5月17日凌时,发表评论员署名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的前进」,指「我们党对自己包括领袖人物的失误和错误历来采取郑重的态度,一是敢于承认,二是正确分析,三是坚决纠正」。不过,无论是研究历史的章立凡、在大学教授中国政治的丁学良,还是法学泰斗江平,都认为政府未做到「承认、分析、纠正」。这首先见诸于内地近几年禁制文革研究,也不许讨论,丁学良叹道:「政府不仅自己不做,也不让民间做,这是最麻烦的事。」「中国很多人老早准备好,别人不让它准备好,We are ready. You are ready. But you cannot express.」

此外,官方和社会对毛泽东思想的批评也不够。章立凡认为,「毛泽东实际上不仅是宪政的敌人,也是中国宪法的敌人,但是执政党出于他们自己的利益,至今没有清算毛泽东。这也是造成了现在对于文革的评价,始终没有办法和历史文明的方向达成一致的重要原因。」他又认为,中共仍然在文革这个课题上欠人民一句道歉。

既然毛泽东思想是文革的根源,那当国家仍然有人将此奉为圭臬,文革会否有机会在中国重现?
「中国要恢复文化大革命的那个时代,从历史角度上是不可能了。但是从思想角度来看,还有这个可能。因为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发动时那个思想,如果我们不把它很好解决,将来历史仍然可能有反覆。」江平说。

 

图片来源:

© Wikipedia Commons/Mao Zedong portrait/Wliiam·Shakespeare
© flickr/zhenghu feng/CC BY-SA 2.0
© flickr/Michel Temer/CC BY-SA 2.0

 


 

中国点点点星期一至五 下午三点至四点半

编导:张凤萍
监制:谭永晖

【中国点点点】郑婉薇、谭永晖、张凤萍、刘锐绍、郑汉良、吕秉权主持。每日话题由中国政情、至网络热话、旅游、生活、阅读,让听众轻轻松松,每天对祖国知多一点点。

常设环节
星期一:最紧要识法、领导点点菜
星期二:对谈中国
星期三:中国讨论区;同声同气谈天说地
星期四:点点评论;阅读中国
星期五:漫游中国

专题分类:文革五十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