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教育大同发起人 张惠侣
2016-06-19

阿爸、阿妈:

  记得小时候,每逢看见乞丐,阿妈必会塞五毫子在我手,着我放进他砵子;我们看香港小姐选举,对佳丽轻蔑的评头品足,你会训斥我们没资格去评论别人;阿爸每晚放工回家,饭后都会坐在工夫枱前,继续做首饰赚外快。虽然你们只读了几年小学,但亦都是你们让我看到智慧与诚信不一定与高学历挂鈎,你们的身教与言教模做了我今日的基本价值观。

  我也幸运,阿妈帮我找的小学全无压力可言,我通常回家前在褓母车上就做好功课,然后就是不停看电视。上了中学,我沉浸在自由自主,充满活力的学校生活,平均每天打球两三小时,唱歌、学结他,搞活动,简直当了家是旅馆,感谢你们对我宽容,也没有过问我的学业与成绩,若我生在今天,不知你们会否仍然如此放手?

  最近,有调查说香港不适合孩子生活,其实几年前我们回港后不久后就有这种感觉。

  当年我们一家离开香港坐船看世界,因生活需要实行在家自学,却让女儿经历了一个很不同的小学阶段,当同龄孩子每天背着沉重书包,为学业苦干时,她们平均每周才上一两次三小时的课,绝大部份时间是玩,与我们一起经历生活,与天南地北的人交朋友。我们认识到一个又一个不同背景的人,看到了学习与生活其实有很多可能。

  经历半个地球后,我们想孩子也应该上学了,让她们建立一个稳定的社交圈子,认识自己的文化,也回来陪伴你们,我们也确实感到没有比香港更方便的地方,所以当时很渴望回来,但回来后,发觉孩子要在一个很单一的教育制度下学习。这个地方,在社会每个层次追求的是数字、是速度、是排名、是荣誉、是产值、是结果,连小学也如是,中间用什么手段达到结果?对学生及家庭的影响如何?所有人都忙得没时间去理会。有心的老师,在要同时应付业绩的需要下难以一展抱负。学校原本是成就孩子的地方,但我们的学生,无论是爱动的、爱静的、爱说话的、爱沉思的、爱表演的、爱画画的……却要反过来达到学校及制度的要求,而那个要求,又是为了语文及数学好的学生而设,然后我们家校合作,将这个以考试为本的制度合力推到最高峰。

  话虽如此,这几年,我亦见到愈来愈多深明分数不能反映孩子整体能力的家长,他们不求分数,只追求学习经历,相信也有人觉得我们「怪兽」!但这不代表我们不希望孩子卓越,只是我们强烈认为大镬饭式的学习,在互联网年代已经严重过时,知识随时随处可得,学校一定要进化,但我们的孩子一天一天成长,等不了,所以愈来愈多人打算自己来,选择自家或另类教育。

  可是绝大部份的家长事实上只能选择放孩子在主流学校,他们有些也不想盲目求分数,不想一个个夜晚与假期,就是与孩子角力,督促功课与温习,那他们在衡量过孩子的需要后,选择不做无意义的功课,或选择不考试,有何不可?为何家校合作,是单方面的家配合学的需要?为何就算在小学阶段,追赶成绩的目标会远超孩子全人发展和家庭关系的需要?

  这两年,我跟朋友成立了「教育大同」这个慈善机构,就是因为见到社会不停在駡,但駡完大家又回到原本的制度上埋首经营,教育局有个叫学会学习,全人发展的美丽愿景,其实人人支持,但没有相应的老师培训与资源,到头来又回到在传统框架上愈加愈多愈深,学生不能按自己的兴趣与能力选择学什么,或如何去学,政府又不支持另类教育,令教育选择非常狭窄。今天的孩子,由小一开始,绝大部份时间就放在学习上,却没有选择。他们纵然服从,但从而不服,长大后的回弹力会有多强?今天的年青人对社会的不满,其实正给予我们答案。

  阿爸阿妈,你常说自己读书不多,但你们却最有智慧,一直放手让我能为自己的学习与生命做选择,你们的教育功劳,绝对不比学校少啊!

女儿  惠侣

2016年6月18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