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导师 邹崇铭
2016-07-09

阿竹:

  首先多谢你过去四年来,每星期都风雨不改,将你一手种的有机菜直接送上门,为我的家人提供新鲜和健康的食材。即使其他产品要在市场上买,我们也会到元朗的市政街市,那里的选择要较超市多很多,街边不时还有很多老婆婆在摆地摊呢!

  非常讽刺的是,你自己是住在天水围的,买菜就没有那么方便了。例如你家附近的天耀街市,最近就被领展关闭和改建为商铺,天耀邨居民只能老远跑到对面的天盛街市买菜。最近我亦跑到翻新后的天盛街市去看看,当时真是有一种「大乡里出城」的感觉!因为那里装修的华丽程度,令我还以为置身在尖沙嘴的高级商场,那些卖和牛、长脚蟹和青边鲍的档摊,我一走近看看价钱牌,就已经被昂贵的售价吓得弹开几丈远。

  事实上,二十年来天水围居民一直都面对「买餸难」的困局,全区超过三十万人口,就连一座市政街市都没有,不少人都要推着车仔、坐轻铁跑到元朗买菜,「天水围城」这个称号实在是当之无愧。记得四年前林郑月娥当了政务司长,第一件是就是在天水围设立天秀墟,那时还以为在高官眼中,真是「民生无小事」。不过由于选址偏远、管理太严和货品种类很有限,多年来天秀墟档主和居民都怨声载道,天水围零售市场垄断的情况则不断恶化。

  四年之后,林郑月娥似乎又开始出招了,后事如何真令大家拭目以待。不过从她这本星期三见完领展主席聂雅伦,出来会见传媒时的一番谈话,便很难令人感到满意。整篇谈话中充斥最多的字眼,无非就是「聆听」、「反映」、「提醒」、「呼吁」之类,好像是「提醒」领展在转售物业时,新买家也要遵守相关的土地契约,例如以优惠租金给一些教育和社福用途;「呼吁」领展应该主动去回应公共屋邨居民的诉求,满足他们日常生活上的需要,诸如此类。

  高官这一类公关门面说话,大家都早已耳熟能详;领展主席听完之后,大概亦会打从心底笑出来,原来政府又一次是只「无牙老虎」,根本不会对领展构成什么真正压力。或者换个另一个角度看,林郑月娥本来就是想借机会告诉公众,政府能「提醒」和「呼吁」的都已经做了,大家还是不要抱太多幻想,不要旨望她还是当年「好打得」的林郑月娥。

  个多月后就是立法会选举的大日子。犹记得在四年前的上届选举中,政府是否应该「回购领汇」,曾经是众多候选人争论不休的议题。不过由于当时领汇市值已超过一千亿,所以在选举过后,大家似乎都没有太认真去跟进。我当时还专门约晤过一些政党,倾谈「回购领汇」到底有何具体方案,不过原来大家都没有认真做过可行性研究。

  于是自那时起,我便尝试联络一些草根组织,自食其力地做一些民间研究,探讨如何「自己的社区自己救」。四年以来看到成效其实一点也不少,食环署和康文署等部门政策开始放松,不同类型的民间墟市此起彼落。最近就连发展局的官员,亦口头承诺会研究在东涌兴建市政街市,令市民看见未来的一线曙光。

  现时看来,最食古不化的就只有运输房屋局和房屋署的官员,或许是早已当上了领展的跟班,失去自己的自由意志,终日耗费大量公帑和人力物力,有时甚至找上警方帮忙,无非就是要打压民间自发的墟市活动,令领展得以巩固市场垄断的优势。官员经常又会以屋邨范围空间不足,连大量教育和社福机构都找不到单位,来作为拒绝开设墟市的借口。不过只要想想彩虹邨和坪石邨这些旧屋邨的成功设计,就知道这只是编造出来骗人的神话。

  近来这些草根组织的另一计划,就是要求教育局将超过二百座空置校舍,拿出来作为发展社区经济的用途,假如一旦成事的话,同样可以大大纾缓基层市民的民生困境。不过教育局会否「急市民所急」,结果怎样大家亦可想而知。大量闲置空间不拿来用,却一直叫嚷香港土地供应不足,可能就是今届特区政府最成功的一项「政绩」吧。

 

邹崇铭

2016年7月9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