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教育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学系兼任讲师 梁恩荣
2016-09-04

Hi, 永达、Raymond:

  刚刚开学了两天,身为通识科老师,有没有同学找你们谈「港独」?有否感受到压力?今天,我想根据我长期研究公民教育、通识科、身份认同和教授争议性议题的经验,和你们谈谈对这议题的初步看法,请多多指教。

  对于学校讨论这个迹近「香港一不讲」的「港独」议题,我一向的看法是,让这争议性议题,回归教育专业。我相信教育专业是绝对有能力处理好这议题,并不需要官员的指指点点。面对困难重重的民主化前景和 2047年,港人必定会遇上更多争议性的政治议题。我认为学校应责无旁贷,以教育专业的原则,来装备青少年人,迎向挑战。

  首先想谈谈相关的法律问题。在一个相关的研讨会,有意见指出讨论港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议题。我同意这看法。虽然,言论自由一种基本人权,但是,它是可以被限制的,而国家安全正是一个限制言论自由的理据。不过,这些限制是要有「必要性」并合乎比例。根据相关的国际文件,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约翰内斯堡原则》 和 《钖拉库扎原则》,和平讨论港独是未达可被禁制的门槛。而香港现行的法例,并没有「分裂国家」罪。而根据《刑事罪行条例》第200章第9和10条,纯粹讨论、发表意见或评论,并不构成煽动叛乱。综合上述的观点,讨论港独是言论自由保障的范围,没有法律禁止。

  既然如此, 教育界应采取什么立场?我认为应将讨论港独与讨论其他争议性议题一样,根据现行的相关条例和守则进行。首先,从教学的角度来看,《香港教育条例 》84 (1) m提出「…. 管制在校内进行有明显政治偏见的资讯的传播或意见之表达 。」《香港教育专业守则》2.2.11指出老师「不应因 …….信仰、宗教、政见….. 等原因而歧视学生」,2.5.7指出「当公众意见分歧时,老师应教导学生尊重不同的立场和观点」,2.5.9则指出其目的是「致力培养学生的自由、和平、平等 、理性、民主等意识 」。从学生学习的角度来看,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14(1)条提出「缔约国应尊重儿童享有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权利」,第13 (1) 条提出「儿童应有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此项权利应包括通过口头、书面或印刷、艺术形式或儿童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信息和思想的自由…..」。根据上述有关教与学的讨论,在学校讨论争议性议题是理所当然的,这当然包括港独,因为这是老师的专业责任,也是学生的权利。在教学时,老师要尽量保持理性、客观和持平,以达到培养学生的自由、和平、平等 、理性、民主等意识的目的。 以教授港独为例,老师可以与同学比较港独与其他建议,包括各方案的理据、优、缺点及可行性等。

  其实上述提及教授争议性议题的原则,也可应用于有法律后果的议题,因为,纵然是犯法的行为,仍有不少可讨论的空间。道德教育学者柯尔堡所倡导的「道德两难个案讨论」,就是很好的例子,说明如何讨论有法律后果的议题。简单来说,在教学时,老师可暂时放下法律的观点,先从其他角度来探讨议题,辅助同学在深入反思及讨论各观点后,建构自己的观点和论述。当然,老师一定要确保法律的观点清楚呈现,以至同学清楚知道相关行为的法律后果。

  其实,近期有相关官员及亲建制人士,不停以似是而非的论述,向学校施压,要求禁止同学讨论港独。校方若因受压,被迫强硬执行这些不合理的措施,一方面会引来同学更强的反弹,他们亦会将讨论转去地下,后果只会是进一步破坏学校与同学的互信,对教育专业带来负面的影响。而我更担心,此例一开,会否引入「香港二不讲」,「三不讲」甚至「N不讲」!若是这样,港人所珍惜的香港核心价值,如人权、自由、法治等,都会受到进一步的冲击。

恩荣

2016年9月3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