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探讨最低工资
2011-05-01



前言:
香港首个法定最低工资于2011年5月1日实施。有基层员工望穿秋水,希望藉此改善生活;有老板则批评,最低工资令经营成本大增,不利营商。临近五一,工会与商界仍就饭钟钱、休息日如何计薪争论不休;
究竟,实施最低工资是剥削的终结?还是矛盾的开始?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一连七辑最低工资专题,让你了解最低工资这个「硬币」的两面。

监制:林嘉瑜

编导:叶雅媛
采访:林嘉瑜,叶雅媛


第一集:政府外判服务

芬姐是一个受雇于食环署外判服务供应商的清洁工。她今年64岁,每日朝七晚四,八小时工作,一小时无薪吃饭时间,每个月人工五千三百元左右。她寄望最低工资能助她改善生活。不过,芬姐可以获加多少人工、休息日及饭钟是否计薪都要视乎政府的决定。现时市面上有不少政府合约都是在最低工资未立法前候订立,时薪不到28元。所以,5月1日雇员人工必须相应提升,才合符法例要求。不过,代表大部份本地清洁公司的香港环境卫生业界大联盟副召集人甄韦乔表示,政府至四月初都未跟他们商讨外判合约的安排。

播出日期:2011年4月6日

清洁工人职工会组织干事施城威希望政府支付饭钟钱及有薪休息日,起带头作用。

第二集:旧楼业主的烦恼

最低工资实行在即,一些单幢式旧楼业主,仍在为保安员的工作及计薪安排而烦恼不已,我们访问了红磡区两栋单栋式楼宇的业主立案法团主席陈太。陈太说,为了符合最低工资法例要求,她负责的两栋大厦要每户平均每个月要加几十元管理费。由她担任法团主席的两栋楼宇,楼龄分别是35年和47年,住户都是以老人家多,数十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有专门承接大厦管理的保安公司东主表示,近期业主为了应付最低工资,可说各出其谋,包括:减人手、减工时、以闭路电视代替保安员等等。我们向工会代表提出小业主的难题,工会建议保安三更制,希望小业主既合乎法例要求,又藉此提高服务质素。

播出日期:2011年4月12日

陈太跟法团委员开了很多次会,才跟管理公司达成最后方案。

第三集:如何评估我?

立法会于2010年7月通过《最低工资条例》,确立了残疾雇员与健全雇员同样受到法定最低工资的保障。为了顾及有些雇主可能因为要付28元时薪而不选择聘用残疾人士,条例为他们提供一套生产能力评估机制,作为特别安排。

不过,有残疾雇员认为这个评估机制对他们未必公平。婉玲是失明人士,做了二十多年车衣女工,见证香港工厂北移,有经验的工人已经越来越少。婉玲质疑那些本身是治疗师、社工的评估员未必懂车衣,他们可如何评估她的工作能力?一直协助残疾人士的团体希望政府尽快修例,容许残疾员工可就评估结果提出上诉、不容许雇主因不满评估结果而辞退员工、以及为生产力评估订出下限。

播出日期:2011年4月18日

团体质疑:为什么残疾人士只可在尊严与工作之间选择其一?

第四集:专访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 林焕光

残疾雇员积极争取合理和平等的待遇。林焕光作为平机会主席,较早前曾经讲过,关注最低工资在五月实施后,部分残疾人士可能面临失业。对于生产力评估机制被指会对残疾员工构成不公平,林焕光接受我们专访时表示,平机会对评估持不反对态度,只是一种妥协。他指出,最低工资由最初讨论到推行,都是充满着协调和妥协,但当妥协影响到最弱势的社群时,社会就应该反思。林焕光又认为,政府应尽快检讨最低工资条例的成效。

播出日期:2011年4月18日

林焕光:「如果你让这一批最弱势的残疾工友,好无助地就跌到去…反而他们现时可能跌到最底,比妇女跌得更多,这样的时候,就算人数是少,是否正正是这个社会,文明开放而相当之富裕的社会想见到的一个后果?所以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小心反思这个情况。」

第五集:安老业界如何应对最低工资?

护老院的护理工作一直都被视为厌恶性行业,工资低,体力劳动量大。工会发现,有私人院舍近日更改员工聘用条款,由月薪制改为时薪制,同时删除了休息日及饭钟的有薪安排;此外,亦有院舍削减当值人手去抵销最低工资而增加的成本,更出现「假落场」情况。

另一方面,有安老院负责人就指,薪酬开支因最低工资而大幅上升,但院方因受制于社署规定而不可擅自调升综援长者的院费;加上近期物价上涨,院内食用物资都在涨价,根本是悭无可悭。她说,业界现时是陷于一个既无法开源,又无法节流的困局,更预期有可能出现结业潮。

播出日期:2011年4月25日

工会到护理院抗议「假落场」。

第六集:社福界要求补贴拨款

透过社会福利署一笔过拨款营运的社福机构都有聘用一些时薪低于28元的工作员,他们希望社署会按情况补贴拨款。我们访问了社联服务发展总监陈荣亮,请他介绍社福机构的情况。

播出日期:2011年4月25日


 
第七集:专访大家乐集团主席 陈裕光

去年11月,大家乐为应对最低工资而提出「加时薪,扣饭钟钱」方案,引起社会极大回响,工会更一度发起罢食行动以示抗议。事件后来随着大家乐主动收回「扣饭钟钱」方案而平息,不过大家乐集团主席陈裕光就表示,事件是集团营运40年来,面对过最大的管理危机,比起沙士时的挑战更大。事隔半年,社会至今仍就「饭钟钱」及「休息日」如何计薪而争论不休,曾经是最低工资委员会成员的陈裕光有何感想呢?

播出日期:2011年5月23日

大家乐集团主席陈裕光认为现时是推行最低工资的适当时机。
 

专题分类:最低工资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