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工党创党主席 李卓人
2016-09-18

我的战友阿恒:

本想以坚定表现面对自己败选,但在台上合照后,见到你,忍不住都是哭了。虽然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但想到你95年开始,我在幕前,你在幕后,鲜为人知的组合,经历了97年前的集体谈判权私人法案,98年后12年为最低工资立法的议会工作,到最近向梁振英追讨立法标准工时的欠债,都有你的影子。当然争取双普选运动都有你像人肉资料库一样,道出理据,一起商讨策略。想起这些,想起和大家一衆同事多年的合作,要划上句号,真是舍不得。

我告别20年的议会生涯,太多难忘的人与事,但始终最有我和你印记的是一条又一条的劳工立法。97年临尾通过的集体谈判权法例,就是你去英国剑桥找到教授,由零开始到草拟好整条私人法案,通过后震撼着整个商界和工运,但即时被冻法及废法。工运又再一次受压。到98年,我们在立法会首次动议最低工资立法,当时只得9票支持,大家仍盲目祟拜自由市场。经过多年议会内外的抗争,由规定政府外判工有最低工资,打开了缺口,到注定失败的自愿性最低工资运动,到最后全港性最低工资。你一定记得,过程中,政府本打算只是就个别行业订立最低工资,在我们反对下改变。还有,十多年前,我们提出低收入家庭补贴,向当时财政司司长曾荫权提出,后来对住曾俊华再讲,他们全无反应,当我在唱歌,到今天,已经正在实施了。我的议会生涯,最难忘的就是透过立法及政策改变,实质地改变市民的生活。下届不在立法会,我一直争取的标准工时立法,如果可以递交上立法会,我就不能在议会贡献,完成立法。这无疑是我和你的一件憾事。

今次选战,团队中你永远都是最冷静的一个,早已指出将是最凶险的一次。最后我确是落选。败选的外在因素,包括市民较支持新面孔,配票考虑多于候选人的往绩或立场等,但更重要的败选原因当然是内因。其中有我个人的问题,也有组织的问题,我个人失败之处,在于过去四年主要投入一波又一波的真普选运动,未能专注劳工、社区、民生议题,疏忽了与选民的扣连。我输在未够铁票,才会被配票配走。

败选后,我们可以失望,但不能气馁。在那里跌倒,就在那里站起来。现在是站起来的时间,即时就要与工党丶职工盟的众兄弟姊妹部署未来,为工运理想再出发。

工党只余下一个立法会议席,资源少了,议会的声音减弱了,我们就必须调整策略,改为以公民社会为主战场,在议会外推议题,爆运动,牵动民情,再反攻议会,有民意作后盾,政府丶议员们都不得不听。

以此为大方向,我会做回我的强项,壮大工会,抗衡大财团的剥削,为改善待遇,与财团斗法。今次败选后有声音指劳工议题不被重视,以及大家不认同工人丶打工仔女的身份。这是职工盟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巩固既有的基层劳工组织,但同时要改变形象,争取较中产较专业的打工仔女支持,多些介入他们关心的议题。我们并要重新包装劳工议题,以新方法去讲多些打工故事,打动人心。

大家亦担心,工党余下一个议席,会否劳工议题就被工联会代表垄断,日后袋住几多先,都没有人挑战?阿恒,这就涉及你的强项:劳工硏究,如果我们将研究成果输送入议会关心劳工议题的盟友,配合议会外抗争。我希望能细细地,成立由你做主要硏究的劳工智库,使工运更有研究做后盾,也能有助议会游说工作。

工党方面,我则会做多一些培训丶传承工作,培育新一代政治人才,为三年后的区议会选举及四年后的立会选举,做好准备。我也会继续新西地区工作,坚守地区,继续服务。工党亦成立了改革小组,寻找我们过往的不足,进行改革,迎战未来。

今次选战,工党失了议席,但令人鼓舞的更多人愿与我们同行,入党的入党,捐款的捐款,内部更有斗心,一起去打逆境波。我和何秀兰丶张国柱不在议会,可贡献更多在培育新一代参政人才及回归公民社会推动社运。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未来香港人一定能逆转胜,战胜专制丶财团霸权。各位战友,每天都是新的一天,继续战斗到底!

 

                                                                                                                                                                    阿人

2016年9月17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