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乐施会香港项目经理 黄硕红
2016-10-08

给我最爱的女儿:

  看见你一天一天的长大是妈妈最快乐的事,但我每天也会想,你未来将要面对一个怎样的世界?作为妈妈的我,又应如何令你将来生活的地方变得更美好?

  记得有一次,我焗了面包,你话要留一个给帮嫲嫲大厦倒垃圾的叔叔,话叔叔特别喜欢食面包,看你那么小年纪就懂得关心别人,妈妈心里实在很安慰,但我又如何向你解释叔叔午餐只食面包是因为生活艰难,想悭点钱?

  其实很多基层工友也好似那个叔叔一样,每日也十分勤奋工作,想靠自己的劳力养活自己及家人,但他们的人工普遍偏低,很多每个钟头只有$32.5的最低工资,就连在外面食普普通通的一个午餐也支付不起,所以你才见叔叔常在午饭时间在后楼梯食面包,辛辛苦苦工作,连一餐安乐茶饭也无,我应该如何再教导小小的你,努力勤奋工作,就可有美好生活的道理?

  虽然最低工资委员会刚刚达成共识,建议新一个最低工资水平为34.5,基层工友能有薪酬调整,固然好事,但这个水平仍然低于综援平均金额。我们比较过社会福利署的数据,如果要应付到基本生活需要的最低工资水平,是不应低于35元。其实,现时最低工资每隔两年才检讨一次实在有问题,我认为应每年都检讨,确保水平升幅不会低于综援,能够应付到基本生活需要,令基层工友维持工作的动力,避免他们跌入综援网。

  基层工友日常生活已捉襟见肘,退休后的生活保障,就只靠强积金维持。可惜,强积金的对冲机制,容许雇主以雇员的退休保障,支付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已令强积金失去退休保障的功能。事实上,单是2015年就已有超过33亿的强积金累算权益用作对冲,大大蚕食了员工的退休保障。

  基层工友没有议价能力,经常被雇主用各种理由遣散,而对冲机制正好就为雇主这种行为护航。我记得有一位工友曾跟我说,对冲令她本来应得的2万多元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只剩下6千多元。

  现届政府最近表示将会积极处理对冲问题,并在本届任期内提出可行的政策方向。最近就有消息指政府有意取消长期服务金,并以失业保险取代遣散费。但这样的安排产生一个问题,由于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是对雇员被不合理解雇的赔偿,概念上与失业保险所提供的保障不同;如果因为推行失业保险而取消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对雇员是得不偿失,雇主是有责任为不合理解雇作出赔偿。

  政府作为最大的雇主,理应可带头取消强积金对冲,令数以万计的外判工及合约雇员获得应有的退休保障;而且可以为全港雇主树立的榜样,长远将有助全面取消强积金对冲。

  下周政府将举行扶贫高峰会,我期望政府要认真处理最低工资及强积金对冲的问题。香港是一个富裕的社会,但还有许多不公义的制度,令不少人陷于贫穷。但我记得你婆婆自小就教导妈妈「劳动不分贵贱、勤劳有价」,我一直也铭记于心,妈妈很希望你生活的地方会变得更公义,确保所有人,特别是最弱势的人,能过有尊严的生活,我会一直为此而努力。

 

妈妈

2016年10月8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