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建筑师学会本地事务部副主席 解端泰
2016-10-15

瑞坚∶

       你在上海的生活可好?多少个年头过去了,想你在上海的工作也上轨道了吧,跟当地的建筑师合作得来吗?

       适逢今年是香港建筑师学会成立六十周年的大喜之年,什么时候回港我们畅饮一番?相对过往,今年学会的事务特别繁忙,除了举办一连串的庆祝活动,我们还多了不同聚会,老、中、青不同世代的则师朋友聚首一堂,当中自然少不了缅怀过去和展望将来的各种点滴与较劲。

       多年来,学会一直致力推动香港的城市建设,倡导多元的建筑创意,努力不懈地建构优质生活空间,视创造先进宜居城市为业界使命,这也是所有投身建筑行业者的共同目标。

       但六十年过去了,闲时不禁抚心自问,对比从前,香港当下的城市生活空间正在改进中吗?在过去一段日子香港居住环境上的转变,实在让人担忧。尤其是近两年相继推出的新楼盘,「劏房式」单位赫然成为了主流,一些小至 180呎甚或更低的单位,竟然主导了市场,实用性和质素都屡创新低,每次新楼盘开售,必令全城哗然。每当我看到这些楼盘「奇则」,心中自然不是味儿,同时也充满了疑惑:难道我们的所谓创意,都像附了魔般被行使在那些不人道的节点之上?学会的前辈们共同努力了六十年,怎么今天香港的人均居住空间,竟然会落得愈住愈细;楼盘的图则,会愈划愈差?香港是否真的病了?

       香港其实不是缺少土地,我一直认为「土地短缺」是个伪命题。反而,香港当下的住屋困局,都是因楼价太高而起,是负担能力的问题。

       香港的地产商,对于楼盘的定价策略,都是从「大数」出发计算,即先考虑你口袋里有多少钱,和属于你名下的信贷值,来推算出你最多可负担多少钱,减除利润和建筑成本后,才将货就价,决定一个楼盘的单位呎寸,实行赚到尽。

       用这套思维制作的图则,在今天建筑成本高昂的情况下,单位面积自然要缩水,愈划愈细,豪宅公屋化。这么多劣质空间充斥市场,为社会预埋了炸弹。

       有很多人会问,建筑师有创意,可会把这蚊型劏房式单位设计得美仑美奂?建筑师当然可以,但这不是问题的核心,并不能长远解决问题,而且还会给人一种为畸型社会现象烫金的嫌疑。

       要真正解决这问题,必需从经济角度入手,设计,只是最后阶段当所有潜规则都有了定案,才表现出来的成果,是一种反映,是一种投射,但不能独立自主妄顾其他因素而进行。

       政府应着力考虑如何可协助发展商降低建筑成本,楼价才有望有空间下调。建筑成本的关键之一,是现时过份累赘的审批程序。几年前批一份图则只需要两个月,现在往往要花上半年甚至更长。日益严重的官僚主义和山头主义往往令工程项目的图纸审批过程一波多折,导致工期失准,继而超支。政府应积极研究如何简化现时架牀叠屋的审批程序,为业界拆墙松绑。

       另一方面,建筑工人人手短缺也是推高工资和建造成本的原因之一,政府应考虑引入外劳,避免工人「钓高来卖」的议价手段。但工人人手短缺的现象,其实政府自己也有份催生,例如发展局和运房局在推出大型工程项目之前,应先作内部协调,避免同时大量推出,排洪式水浸市场,推高工资和物价。只有政府在政策上对症下药,控制成本,稳定楼价,将货就价的现象,才有望改变。

       在大学报读建筑系的人,心中都是有团火,想当年你跟我也一样。现在我工作的环境中,也有不少年轻人,他们心中那团火仍是炽热,仍是绚烂。这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都没有放弃计设梦想,只是现今社会的压力,令他们对前景感到茫然和无奈,真心的希望这种趋势能够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让社会对建筑师的创意重拾信心。

       见面喝酒时再详谈!

端泰

2016年10月15日

​​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