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 曾荣光∶津校转直资有碍教育均等
2013-06-15

中文大学香港教育研究所客座教授曾荣光,在香港电台节目《香港家书》中指出,多间传统津贴学校转为直资,造成教育资源不均等,公立学校制度的教育资本被垄断。他又批评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对直资问题的理解欠精确。节目重温

  • 近期圣士提反女子中学申请转直资,引起有关直资制度的讨论。

《香港家书》
中文大学香港教育研究所客座教授曾荣光

吴克俭局长:

    上星期六在港台节目「星期六问责」,收听到阁下对直资学校政策的高见。阁下对直资问题的认识与理解水平,令本人深感讶异和不安。作为特区教育政策的最高问责官员,对所管辖政策现象有精准的认知及深入的理解,实属至关重要;亦因此,本人特务昧修函向阁下就教。

    首先,阁下虽然重覆强调直资学校中有五间是不收取任何学费,但在说明另一极端的收费时,你却说「最贵十几万」,这根本就是的错误!根据教育局网页资料,2013-14学年,最贵的直资学位是每年八万多元而矣。

    其次,阁下对直资学校现象的理解亦明显欠精确。香港教育界内众所周知,直资学校在过去二十二年的发展中,实包罗了多种类别的学校。其中可概括为:一、九七回归所造就的传统「左派」学校转直资,二、因上世纪七十年代港英政府急于实施九年强迫教育而衍生的买位私校转直资,三、2000年以来新开办的直资学校(其中绝大部份是英中),四、传统津贴学校转直资。这四类直资学校各有不同历史背景、加入直资计划不同的动机与目的、以至不同的运作模式。阁下不加识别地把它们当作一整体制度去理解,就明显地犯了公共政策管理的大忌,结果只会使政策措施流于挂一漏万,无法切合不同政策对象的需要。事实上,近日有关圣士提反女校转直资的政策争议,阁下只不断重覆,有多于百分之三十的直资学校是收取每年五千元以下的学费,这种一概而论的说法,正好显示阁下未有掌握问题的核心所在。

    圣士提反女校转直资的现象,就属于上述四类直资学校中的所谓传统津校转直资。惟有从这个角度入手,我们才可以紧扣直资学校是否制造教育不均等、造成社会不公义、窒碍向上社会流动等议题。事实上,当我们聚焦在由2002年以后传统津校转直资的十二所学校,我们就立刻可以见到它们的平均收费是每年三万多元(而不再是五千元)。据此,我们就可以质疑,当香港大部份学童在十二年普及教育下,只可享用每年四万元的财政投入(即资助学额的平均单位成本),但这些津校转直资的学生却可享有每年七万多元的财政投入;这种办学资源投入上的差距,难道不就是制造教育不均等吗?

    其次,当这种教学资源投入的不均等,不断作用及累积了十二年以后,这两批学生在香港的考试制度内,被要求在同一标准下,参加香港中学文凭公开考试,并竞逐本地大学有限的升学机会。据此我会质疑,这样的一种不均等教育过程与考核、选拔制度,又算得上是公平的竞争吗?

    第三,对比于2002年以前的公立学校制度,当年所有传统名校都包罗在公立学校制度内,并参加统一派位机制。即所有传统名校都是向全体香港学生开放,并以择优取录的方式下,公平竞争这些学位。但随着部份传统津校陆续转直资以后,公立学校制度内的优质教育资本就不断被侵蚀;同时,本港优秀学童享用传统津校的优质教育资本的机会更一再受到剥削。因此我就要质疑,这算得上是一个公义的教育制度吗?

第四,当我们追问这些转直资的传统津校的优良教学资本是从何而来的时候,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香港社会的家庭长年累月地把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子弟投入到这些传统津校就读,因此这些传统名校的优良教学资本,(以至衍生出来的文化及社会资本),都应该是香港社会大众的共同资产。但当这些传统津校转直资后,这些优质教学资产就被封闭及垄断起来。至此我就更要质疑,这算得上是公义的教育原则吗?

最后,香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发展起来的普及以至均等的学校教育制度,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就是,一个包罗了所有传统名校(包括官、津、补学校)的公立学校制度,而且这个制度是以择优取录方式向全港学童开放。这个公开、公平的公立学校制度,明显就是香港赖以维持作为公平竞争的社会的其中一个核心制度。继续容取传统津校或甚官校转直资,就是不断对公立学校制度优质教学资本的侵蚀,以至对香港社会过去相对较开放的向上社会流动的阶梯造成破坏。

恳祈  珍惜,珍重!

曾荣光
2013年6日15日

节目重温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