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非原罪
2013-06-18

双非原罪

非字,有不对、过失的意思,有曰「大是大非」。

非字,也可以解作「不是」。有一群在香港出世的小朋友,一出世就孭住「双非」这称号。他们的不是,是他的爸爸、他的妈妈,两个都不是香港居民,所以他们就被叫做「双非」。

* 此专题报导荣获「2013 纽约国际电影电视节资讯/纪录片」铜奖



2012年五月,到美国纽约做访问学人的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终于可以呼吸到自2006年被扣押以来的自由空气。过去七年,他失去自由,只因他在2005年揭发了山东地方官员藉执法之名而作出的种种杀婴、随意拉人打人、乱征费等等践踏公民权利行为。

中国目前人口超过十三亿,联合国预测到了廿一世纪三十年代,数字将超逾十五亿,减慢人口增加速度,成为中国政府一项重要工作。事实上,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已经建议要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控制人口数量,到了八十年代,计划生育写入宪法,成为国家政策,基本上每对夫妇只准生一名孩子,但亦会因应不同地方情况和不同背景而容许多生一个。2002年,这项政策正式写成法律条文并在人大会议通过。虽然《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各级政府在推行计划生育工作中要严格依法行政,文明执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但是,由于人口增长数目涉及地方官员的前途,如果人口增长超过指标,地方官员会承受不能升职、甚至被撤职的处分,反之,若果执行得力,就会得到奖励和升迁,因此就成为官员大力捉拿超生的诱因。

维权律师腾彪2005年到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调查当地官员执行计划生育时的手段,写成《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当中记载了官员为了捉拿逃避超生惩罚逃往外地的夫妇,竟然将其家族三十几人包括一岁小婴儿逐一捉去,禁锢殴打,又硬将超生怀孕七个月的孕妇捉去人工流产,也有妇女被强迫放入子宫环绝育,做成身体伤害。

当然以上所描述的是某些地方小镇官员违返法律的行为,但总体而言,强迫绝育,对超生者施以钜额罚款,是全国性的情况。就算某些地方以比较文明和人道的方式去处理超生夫妇,但若果父母没能力缴付超生罚款,超生的小孩就不会有当地户藉,不但没有社会保障,也不能享有免费教育。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订明,「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为香港永久性居民,一国两制下,与内地截然不同的制度、气氛,再加上逃避超生的惩处,部分内地人选择到香港产子。以往内地居民来香港,受到严格限制,但在2003年,为了刺激香港的旅游业,带动经济增长,内地放宽部分城市居民来港的签注手续,更容许多次往来,到香港产子的人数骤增,本港私家医院见有利可图,也大幅增加产科服务。本来,如果香港居民维持低生育率,内地居民来港产子未必会构成大问题,但自2006年开始,本地夫妇的生育率逐步回升,产科资源开始变得紧绌,有本地孕妇投诉床位难求,公立医院也充斥着内地孕妇,政府于是实施配额制,限制内地孕妇来港产子数目,可是问题并未纾缓,加上「自由行」旅客蜂涌来港购物,除了一般消费品,婴儿奶粉也是大手搜罗目标,令去年婴儿奶粉供应一度紧张,更增添了香港妈妈对内地人的反感。「双非」婴儿长大跨境到香港读书,但香港政府没有在邻近边境地区提供足够的小学学额,部分香港孩子要到更远地方入学,本地父母更是怨愤。有人将这批内地人冠以「蝗虫」之名,指责她们来港抢夺原属香港人的资源。

我们爱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可以在最高质素的医疗服务下安全出生,希望孩子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希望孩子可以安稳成长,无论香港的父母还是「双非」的父母皆如是。去指责人很容易,去理解人却很困难。『一切为孩子』,却成为香港父母敌视「双非」父母的原因,也成为「双非」父母扺受歧视目光的理由。

采访:叶冠霖、谭永晖、陈燕萍、黄佩婷、袁梓佩、陈芯谊
编导:叶冠霖、谭永晖
混音:谭永晖
监制:陈燕萍
制作: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

 

专题分类:中港矛盾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