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律师会会长 苏绍聪
2016-11-12

可奇:

刚开始一人在北京生活,是否有点难以适应?毕竟你在英国读书及生活多年,对于日常作息、环境以至生活文化上,初期可能会感到有点陌生,甚至或会有点抗拒。

爸爸安排你毕业后到北京生活,并不是存心让你吃苦,或者故意折磨你,而是单纯希望你能够在内地一个普通家庭生活,放眼看看这片土地,认识这里的发展,对中国有多一点理解。你要明白内地无论文化背景、管治模式或法制上,与西方国家或香港,的确存在不同之处。

相信你最近从新闻报道已经看到,香港社会十分关注「一国两制」及人大常委释法的问题,当中亦触及到人大常委解释《基本法》的权限。今次涉及的条文关乎对立法会议员宣誓的要求,按人大常委发出的文稿,今次释法并没对法院作出指引,但是香港不少人对人大释法抱有干预香港司法独立的印象,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香港社会对本地的普通法体系的运作根深柢固,传统以来大家的认知,解释法律是由法院负责,立法机关不会解释法律。但在内地司法体系中,立法机关除了立法外,也负责解释法律,这是他们一贯做法,所以对他们来说这程序不存在任何问题。再者,内地法院亦会跟从这解释判案。所以,对于他们的司法体系,这做法完全合法,不存在干预法院运作的问题。

香港回归祖国的时候,我们的国家领导用「一国两制」的模式处理香港的问题,以《基本法》来保障一国两制有效实施,更以《基本法》作为连接两个制度的桥梁,让两个制度可在一个国家主权下同时发挥 功能。这部《基本法》在两个制度下,都具有很高法律地位,亦是两个制度确认的法律。

《基本法》有条文处理两个制度存在的差异,譬如就解释法律的问题,人大常委授权香港法院在涉及基本法问题上有自行解释权。但是,遇上涉及中央政府管辖范围内的事情,则应将解释权交回人大常委处理,这些条文都在基本法上明确列明,这做法也是为了迎合两个制度在解释法律上的差异而作出的安排。今次释法带来的风波,是由于解释《基本法》时,双方各自有不同考虑和出发点,保障各自利益。很多香港人考虑的是维护香港司法制度的完整及不受干预性,而中央的想法是以国家主权及安全作为首要考虑的因素。双方坚持大家的立场,因而引致这么大矛盾。

其实,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香港问题,不能单靠法律来解决。有效利用「一国两制」可以发挥两个制度的优势,协助内地及香港整体的发展。但想不到的是,双方却因为两制差异,不单止未能发挥原本设想的功能,反而带来这么大冲击。假使双方处理这个问题,不单从自己各自利益出发,同时考虑双方整体的共同利益,应可以更妥善及和谐地解决问题。

一般香港人眼中,律师于法庭上雄辩滔滔,为客户争取最佳利益是律师应负的责任。但面对目前两制差异产生的争议,如果我们把它视作一件案件,我们要维护谁的利益?是否应该首要考虑整体共同利益?律师的专业守则亦要求我们处理案件时,除了采用对抗式手法,亦应先考虑和平、理性手法,协助双方当事人于双方利益的大前题下,考虑及解决争议。我们是否可从这角度思考、解决当前面对的问题?

你姐姐和你一样在英国长大,她已于北京居住了一段时间,并已回港。记得她仍在英国生活时,对很多中国发生的事情不了解,也不关心,总觉得中国有很多地方逊于西方国家。但她体验北京的生活后,她告诉我,她现已明白为何中国会发生这些事情,以及为何外国人对中国发生某些事情持不同的看法。或许,她并未能完全接受或认同内地发生的所有事情,但她现时愿意以包容及理解的态度面对和讨论。我希望你也能够运用你的探究精神,亲眼去看、亲耳去听,丰富这段期间的生活体验。

      祝
身体健康

                                                                                                                                                                         爸爸
                                                                                                                                                      2016年11月12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