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调解督导委员会委员兼香港和解中心会长 罗伟雄
2016-12-03

三姐:

我最近工作比较繁忙,上星期刚从上海和苏州开会和授课回来,这星期又到了北京。虽然仍未到浓冬的天气,但北京天气已很冷,室外的温度都在零度左右,真不习惯寒冷的天气。前几天回港时,再次感到在香港生活的好处,越来越觉得我喜欢香港。

我在北京时,你向我发讯息指由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资深大律师担任主席的调解督导委员会发表了《道歉条例草案》的最终报告。报告引起社会各界关注道歉条例对解决争议有甚麽帮助?对争议双方是否有足够的保障?我是这个督导委员会的委员,而委员会于2012年起已研究是否应推动道歉法,订立这法例的目的是提倡和鼓励作出道歉,以防止争端恶化,促进和睦排解争议。

 

我们的研究指出,适时的诚恳道歉可以有机会协助受事件影响的当事人及其家属或相关人士,减轻可能出现的不偷快、伤痛、甚至恨意等负面感觉。现时在未有道歉条例的情况下,很多人为避免被误解是承认责任,或担心失去保险保障,而选择拒绝道歉。这些情况往往令当事人感到愤怒、被欺负,更令争端恶化。

从我过往处理的一些调解个案中,我观察到不少当事人是在这些疑虑下拒绝道歉,以致另一方觉得对方刻意伤害自己,双方态度互不接纳,亦无法互相谅解。在调解过程中表现得极不合作和充满敌意,无论我如何努力,使出浑身解数或专业技巧也没法抚平他们的情绪或令他们释怀。结果,双方当然是没法合作达成和解,情况十分可惜。更有一些个案,因为拒绝公开道歉而没法满足对方的情感需要,而不能达致完全和解,令部份原本达成共识的解决方案也不能落实,白白放弃大家努力取得的成果。

另一种情况下,有些当事人在开始时便立即有诚意地道歉,令对方可即时感受到其诚意,减少敌意从而表示谅解,令他们很快进入合作、解决的心理状态,最后达成和解,这些例子亦相当多。

作为专业的调解员,我理解的道歉法例对解决争议有非常大帮助,包括(一)消除令人畏缩而不作道歉的法律不明确性、(二)鼓励人们在伤害发生后自发、坦诚和直接对话,以缓和彼此间的紧张关系、对立情绪和怒气、(三)鼓励在伤害/严重别人后作出道歉,为自己的行为承担道得责任、(四)鼓励尽快以高成本效益的非对抗方式解决争议并可避免诉讼,同时更容易促成和解。

我们这次提出的《道歉条例草案》是经过详细而广泛的谘询,目的在于对争议双方都提供足够保障。我相信《道歉条例草案》可以更有效地协助双方谅解,而又能为他们提供足够保障。

或许你也知道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努力推广调解,希望更多人受惠,灵活妥善地解决争议达至双赢。同时也会推动香港的调解方式到内地和亚洲不同国家。如果获立会审议及通过,可以对双方有更大的保障,香港亦会成为亚洲首个落实道歉法例的地区,对于巩固香港作为亚太区争议解决中心的领先地位有积极的作用。

最后,我期望《道歉条例草案》能早日获通过,让适时的诚恳道歉协助受事件影响的当事人及其家属在不愉快、伤痛、甚至恨意当中尽快回复。

天气开始转冷你要小心身体! 待我完成手上的工作,我再来探望你!


                                              伟雄

                                         2016年12月3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