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健康教育及促进健康中心总监 李大拔
2016-12-10

知行:

你在美国还好吗?作为爸爸和一名医生,我的确很「长气」地说:「天气冷了,多穿衣啊!」

上月你外公公去世,最感恩是你能赶及回来伴着他走人生最后一程。面对生死,不禁令我在脑海中再次浮现究竟哪种医疗服务,才适合市民走过整个人生路程。无论是公费还是自费,往往在人生最后数年才运用最多的医疗资源。究竟怎样做才可满足普罗大众的需要?什么计划可提供灵丹妙药 ,或许你作为科学研究者可给予父亲一点启发。

面对当前人口老化的问题,要推行持续可行的公立医疗体制真的不容易。政府认为医疗政策问题征结是公私营医疗服务不平衡,现时约88%住院服务由公立医院提供,只有约12%由私家医院提供。但是,大家切勿忘记,香港仅半数医生在公立医院服务。政府因此提出所谓「自愿医保」计划,鼓励市民转投私家医院治病。计划设立了「最低要求」,当中包括保证续保并无须重新核保,以及不设「终身可获保障总额上限」。后来,政府又于「高风险池」和「必定承保」两项较难实施的项目退缩了,引发激烈的争论,实在令人觉得政府太为商业利益着想,或是偏于保守的行动。当然也有意见认为这是在自由市场政策的原则下一个恰当的取舍。

 

爱因斯坦曾说:「如果我们只有一小时解决影响生命攸关的问题,我会用55分钟来先决定问题所在。」既然这计划影响数百万人,我们是否应先厘清问题所在?可悲的是,政策制定者只认为这是关乎医院病床分配的问题很抱歉,这是大错特错!其实,最迫切的是将资源转移至基层医疗;其次,是因为现有公营医疗系统的官僚架构负担过重,以致成效未如理想,这个影响犹深。

根据我们多年的学术研究,医院只是救急扶危之地,医院需要医疗人员24小时服务、专业医疗设备和一支大型的支援人员、技术人员和辅助人员的团队。这些都是固定开支。但是老人家常患的慢性病,例如:心脏病、糖尿病,如果我们能及早发现他们有入院风险,可及早在基层医疗治理,根本毋须入院。现时制度鼓励市民以医院作治病主要途径,自然增加医疗开支;长期住院也 令病人增加院内感染,更会大大剥削病人自我管理的能力。其实减少慢性病疾病的住院数字,加强教育市民预防疾病才是关键。市民大多于其居住的社区接收健康资讯,令市民视健康生活为切实可行的目标,这些都是「地区医疗系统」的重要一环,邻舍的影响力往往比医疗巨塔为大。

我们应该建立「地区医疗系统」,负责监管社区护理的工作。区内基层医生可负责诊断和治疗,社区保健团队在家庭生活环境下 负责病人长期护理。社区保健团队可由公营界别的护士和专职医疗人员组成,再由非政府组织的相关服务作支援,为病人提供长期护理。这种「地区医疗系统」方便病人、省时省力、成本较低,也有质素保证,正正切合区内居民需要。

此外,这种「地区医疗系统」精简了人手,避免各种官僚做法。最重要是,医疗资源的分配必须考虑到地区人口的特征和健康状况,「地区医疗系统」因了解地区人口而可满足他们的需要,更不会遗忘区内弱势社群。所以,为何我们仍只侧重冰山一角的医院服务?

现时自愿医保似乎由始至终都捉错用神,因为自愿医保的假设是医疗政策问题,原于公私营医院服务不平衡。不过,实际上真正的问题是政府过度依赖医院提供医疗服务。自愿医保条文只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与宏观的医疗政策不可双题并论。否则,市民会被误导以为可以解决香港人口老化问题,也不是解决公营医疗开支日益增长的良方。政府未来真正要走的路应该是改革医疗系统,实行「地区医疗系统」。作为一名医生,我们不应治标不治本,仿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医疗改革又能否做到这一点?否则,香港医疗制度数十年来所提倡的「人人皆有机会接受治疗」似乎言过其实。

知行,你也是住在资源投放在医院多于基层医疗的地方,所以真的要好好保重!圣诞快来,我们可再会!

                                            父亲

                                       2016年12月10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