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城大能源及环保政策研究所总监 钟兆伟
2016-12-17

小圆:

每次见到你,你总会说在电视新闻节目看到我,但又说不明白我谈什么电费问题。我便姑且向你写这封信,跟你详细谈谈!

如果市民要用电,便要有人发电。发电需要他人投资一大笔钱,如果没有「很好」和「可靠」的回报是没有人会投资的。香港政府安排一些私人公司做发电生意,会跟这些公司说,发电公司的投资金额乘以一个百份比就是该公司的利润了。例如,你投资了100亿买发电机,每年利润大约有10亿,这笔利润会因为折旧而逐年减少,直至发电机全面退役,整个过程大约25年。

对发电公司而言,这是一盘「很好」的生意。回报不但好,而且很「可靠」,而每年可以获取约10亿元的利润更可再作投资。香港市民认为电费合理便可,可是所谓「合理」是因人而异的。香港其实有不少市民是能源贫穷,什么叫能源贫穷?我们可将其定义为,当你和家人无法支付最基本的能源需要,即是说,如果你和家人在寒冷的晚上,因为付不起电费,而没有开电暖炉,你便属于能源贫穷了。电力公司加电费时,往往会引起社会关注,若果电费大幅上升,便会带来不必要的通货膨胀。举例说,去年市民可用五元购买一个面包,今年却要用六元;去年花十元乘地铁过海,今年则要用十二元等。

可是,当讨论到电费加幅是否合理?有否减价空间?便要再谈谈那9.99%的准许利润,如果这个利润比率可稍为下调,电力公司赚少一些,直接影响电费也可减低,问题是这利润比率究竟可达什么水平才算合理?市民当然希望利润比率越低越好,但这比率订得太低又有否电力公司肯为市民发电呢?所以,既要合理的电费,又要有可靠电力供应,真是非常不容易。

香港政府代表市民与两间电力公司签订「利润管制协议」,不过正如我时常对学生所说,每一个制度都有不足之处,而「利润管制协议」也有最少四处不足,使每年两电按协议调整电费时,都会引发市民不同反应。

 

第一,「合理」的利润百份比该如何厘定、有何标准?因为这个「合理」百份比直接影响电费高低。第二,谁决定是否增加新机组和相关设备?购买新机组会增加电力公司固定资产,等如加电费。电力公司会想买新机组,从而增加那9.99%利润,而市民当然不想加电费,当中涉及是否「合理」增加发电设备的问题。第三,电力公司购买发电燃料,是否买贵了?现时发电燃料费部分由市民直接支付,所以电力公司并没有诱因争取较便宜的燃料。这对市民来说,明显并不理想。究竟有谁监管发电燃料费是否贵了,而令电费增加?第四,在利润管制协议下,电费每年调整一次,其中基本电费的部分是告『估算』未来一年的总用电量计算。基本电费是因应发电设备总投资涉及多少,而相应增加或减少。燃料费则因应下年燃料开支「估算」而有所增减。这两项费用各有一个帐目应付「估算」错误的后果,本来这方法是不错的。

然而,这两个「估算」连续数年都出现大误差时,电费的上落幅度便会很大。而且,电力公司也有诱因增加燃料开支的帐目,用作减低对总电费的加价幅度,这对市民和电力公司都不理想。

当然,利润管制协议也有其优点,就是香港市民可获得非常高质素的发电设备和服务,但是电费是否「合理」,便难以保证了。说到底,都是涉及是否「合理」和「估算」问题。市民对两电和港府的办事能力是有信心,现时两电正就新一轮利润管制协议与政府商议,如果仍忽视这些问题,市民便可能对两电和政府信心动摇了。

下次再见你时,希望你可看见香港走上开放电网的轨道,你便会知道开放电网如何能处理4个「合理」和2个涉及「估算」错误的问题。当然,开放电网亦有不足之处,届时再跟你详谈,再见。

                                                  

                                             兆伟
                                        2016年12月17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