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建筑师学会会长 陈沐文
2017-01-14

肇文:

你好!知道你是一个连Whatsapp都不爱用的人,竟然在百忙之中来信祝贺我新上任香港建筑师学会会长,我实在很感动。对于你的祝福与鼓励,我一定会铭记于心。不过由于近日会务繁忙,之前答应你今年回台湾探望你一事,短期内恐怕无法兑现了。

你在信中提及你与你的好友姚仁喜中大哥的对话,谈及香港会在西九文化区建造「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一事。 我知道姚大哥是台湾著名建筑师,也是前年落成的「台湾故宫博物馆南部院区」的建筑师。听闻这座台湾故宫南院在设计、建造过程中,一波三折,原本经过公开设计比赛胜出的美国建筑师中途解约退出,项目一再延误,最终才由本土建筑师姚大哥接手,打造成一融合中国书法的经典现代建筑。香港社会近期就有关「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应否举行公开设计比赛,或是直接委托项目建筑师的议题,引起很大争议,大家都十分关注。

或者我在此跟你分享我的看法。在一般情况下,特别是重要的公共建筑项目,举办公开设计比赛,可让建筑业界发挥创意,打造出优秀建筑,社会亦因而得益。公开设计比赛同时可培育创意人才,特别让年轻建筑师一展所长。不过工程项目若采用公开设计比赛,通常需要较长的筹备时间和一定的筹备资金。

但是,你不要误会,以为公开设计比赛是引致项目成本上涨的必然成因。影响项目成本的因素有许多,例如项目设计要求、比赛评选准则、评选过程、项目招标、合约管理和现场施工监督等等。只要当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时,都可能影响项目最终成本。

 

其实,业界一直以来也有采用多种其他方法聘任建筑师,同样打造出成功的项目,创造出色的建筑。除了公开设计比赛外,还有限定的邀请比赛、遴选聘任、公开招标和直接聘任。但是,每种方式都各有利弊,因此采用何种方式要视乎个别项目情况,并非单一种方式便可适用于所有类型的项目。直接聘请项目建筑师,在香港或外地都非罕见,并常于内容复杂或性质敏感的特殊项目中采用。

西九文化区的发展,虽是由法定机构「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负责,但「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这项目的设计及建造费用,则是由「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捐赠35亿元全数资助,故不涉及公帑。

根据政府提供的资料,西九文化区管理局专责小组在这次「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事件中,由于需要在高度保密的前题下,同步与北京故宫协商以及进行前期技术性及建筑设计硏究,所以采用直接委托项目建筑师的方法,都是可以理解的。

而这次获得「西九文化区管理局」直接聘任的项目建筑师严迅奇博士是一位资深华人建筑师,熟悉中国文化及艺术;同时他亦是之前西九文化区总体规划设计比赛中三甲的唯一本地建筑师,故亦十分了解西九文化区的愿景和发展。

根据政府的解释,严迅奇建筑师获得「西九文化区管理局」直接聘任的最主要原因,是考虑到他过往在设计同类型博物馆项目的出色表现及丰富经验。其中包括广东省博物馆和云南省博物馆,先后得过我们香港建筑师学会周年建筑奬。

虽然香港本地都有不少资深建筑师,然而只有少数拥有设计博物馆项目经验。事实上,香港过往大部分文化、艺术等公共建筑,都是由政府建筑署自行设计,绝会设公开设计比赛,以致香港建筑师缺乏参加公建项目的机会,我认为是不利香港创意精神的长远发展及提升。

西九文化区的愿景是为香港城市建设一个充满活力的文化区。其目标是为年轻、新晋和知名的艺术家,创造一个持续发展的平台,以及一个可展示世界级展览、表演和各种文化活动的中心。而公开建筑设计比赛,正正可为一众年轻,新晋和资深建筑师提供一个可共同参与、共同探索和共同启发的机会。

这次「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采用直接委托项目建筑师的方式,只能说是基于这项目的特殊性质,但不应成为日后政府或西九文化区聘请项目建筑师的常规做法。

所以香港建筑师学会日前曾发出公开声明,呼吁政府及西九文化区管理局,在以后的项目,一般情况下,应尽可能采用设计比赛的方法聘任建筑师,以推动香港的创意设计水平,令香港成为具创意的世界级城市。

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当你下次来港时,我们可以一起参观全新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亲眼目睹闻名已久的稀世珍宝,亲身接触到世界上最重要和最具价值的中华皇家珍藏。

                                           

                                             沐文

                                         2017年1月14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