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税制开始 》- 洪俊毅@左翼21
2013-08-06

自由风自由Phone【公民社会】系列∶

《一切从税制开始 》 撰文∶洪俊毅@左翼21

香港号称国际金融中心,最自由的经济体系,上年度本地生产总值二万亿,换算做月薪,每个打工仔月入都应有五万以上。看这些数字,香港的确非常富裕。

看看香港另一个出类拔粹的数字∶量度贫穷悬殊的「坚尼系数」,2012年的数字高达0.537,冠绝一切发达城市,专家早已警告,一个地区的坚尼系数若高于0.6,就会有暴动危机。

其实香港很多人的生活,是穷得「离谱」。

凌晨四五点,比一切上班人士更早在街上出没的,是一群靠拾荒为生的公公婆婆,七十几岁,要弯低腰,在纸皮上淋水,要用力踩扁一个又一个的铝鑵。我们以为住劏房已经算逼,其实还有好多人,住板间房,甚至笼屋。

可是,有钱的大商家是有钱得过份。

上星期,长实公布业绩,李嘉诚半年股息高达十一亿,袋袋平安,这十一亿连半毫子税都不用交;但反而好多小市民老老实实打工就要交税。大财团除左股息唔洗交税,有很多赚钱的方法都无需交税,例如炒卖资产,因此扣扣埋埋,好多财团的实质税率比一间士多或者茶餐厅更低。

其实外国很多国家,都有开征针对富豪的税项,例如股息税、资产增值税。为何我们不可以参考外国的例子,用富豪税去处理贫富的问题呢?

民间声嘶力竭要政府多建公屋,让基层的市民可以安居,要全民退休保障,让老人家可以安享晚年,政府就说资源有限,要从详计议,但一边又说低税率是香港高竞争力的原因。

在这些社会氛围中,我们看不见富裕,只看见不公平。

政府的财政来源本应依靠税制,利用税收兴建公共房屋、建立社会保障和福利。但香港的税制对打工仔有效,对大财团失效,社会资源的分配越来越不平均。看看我们的生活,看看我们身边的人,为什么能够过好生活的人越来越少?香港说自己是最自由的经济体系,但这自由、这些高竞争力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大财团和大地主的。但真正影响竞争力的,是贫穷悬殊,是偏袒大财团的政制。

香港要处理贫穷的困局,不能再沿用救济式的社会福利,是时候要从资源再分配的角度出发,从那些瘦下肥上、每日都在剥削市民的大财团中,拿回属于自己的资源。

声音重温∶http://rthkcms3.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p=1069&e=227636&d=2013-08-05&m=episode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