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 林定国
2017-02-04

亲爱的世侄女悠悠:

知道你已回到英国继续法律课程。在跟你饯行时,你问及一些涉及香港当前法治的问题。当时太匆忙,没机会跟你详谈,十分抱歉。现在让我分享一些我的想法。

首先,你提及坊间一些司法覆核被滥用的意见。我不会就个别案件作出评论,但有些大原则我们应该谨记。根据基本法,香港居民有权利对行政部门和行政人员的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也规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无论我们是否同意原告人的立场,我们都必须尊重他们的宪法权利。

大家亦必须明白法官的角色。有关任何公共政策的争议,无论是涉及政治、经济、民生或其他方面,都牵涉到两个完全不同层面的问题;第一是相关政策有否违反法律,第二是相关政策是好是坏。我们的法官不会判断任何公共政策的好与坏。正如最近英国最高法院,在审理英国脱欧案的判词中,开宗明义,强调法官不适宜解决政治议题,不会考虑脱欧是否明智,他们的责任仅是处理有关法律的争议,就是在英国宪法下政府在脱欧一事上必须遵从的程序。在一个崇尚法治的社会,权力的制衡尤其重要。法庭其中一个重要的责任,就是当有人提出质疑时,判定行政立法机关所作所为有否超越法律赋予它们的权力,或违反法律。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里,无论是司法覆核或其他形式的诉讼,都有清晰的程序赋予法官权力撤销没理据的诉讼,并有酌情权命令原告承担律师费。

社会有责任为法庭提供足够的资源,好让法官能有效率地处理越来越多的案件。香港需要多一些法庭设施和有心有力的法官。在一个真正珍惜拥护法治的社会,建一所法庭聘请一位法官,跟建一所医院聘请一个医生,或建一所学校聘请一位老师,同样重要。

当然,任何人都不应轻率提起诉讼,毕竟法律诉讼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在提出诉讼前,应该谘询法律意见,看看是否有合理的理据。大家必须明白,处理无理诉讼势必虚耗法庭宝贵的资源,亦占用了应该属于其他同是行使宪法权利讯讼人的时间。

令我感到担忧甚至愤怒的是,社会上越来越多一些对法官无理的指控和谩骂,甚至是一些具有侮辱和威胁性的言论。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我们当然有权利评论法官的判决,但这些评论都应该是在充份了解有关案件的证据和法官判案理由后才提出。而提出评论时,用字和态度都应该保持克制。大家不要忘记,法官跟你和我一样都是社会大众的一份子。在一个文明的社会,和其他人相处,无论他是谁,总需要一点基本的礼貌和尊重吧!

我可以大胆地説,基于我在这行业工作了二十多年所见所闻,纵使对个别法官有不同看法,但我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对他们的诚信有丝毫的懐疑。他们一直都是默默耕耘,尽忠职守,不偏不倚,按照在他们面前的证据和适用的法律原则判案,而没有其他的考虑。香港今天在法治方面能在全世界站在前列的位置,他们功不可没。香港人对此应该感到欣慰及骄傲。

我并不担心我们的法官会屈服于一些无理的压力。以我所知,他们唯一压力的来源,就正如任何一个对自己工作认真的人,是希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我真正担心的是,假如对法庭无理及具侮辱性的批评不断出现,难免会渐渐令社会大衆对法官的能力甚至诚信,产生懐疑。即使这些懐疑是不合理和毫无根据,久而久之,必然会削弱市民大衆对整个司法制度的尊重和信心。要维持香港的法治,人民守法和权力机关依法办事是最基本起码的要求,但更为重要的是所有人对独立司法机构的尊重和信任。

我刚接任大律公会主席。最希望做到的其中一件事,就正如这封信,是在一些大众关心涉及法治的问题,在合适的时候和场合,表达公会纯綷由法律角度分析对问题的意见和立场,为社会大众提供一个参考。我也希望想办法确保大律师的专业操守和提高我们的服务质素,这一点对于维护司法制度的尊严和效率,都是极为重要的。

我知道也明白,你跟很多其他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对香港现在的情况感到困惑。香港是一个开放及多元化的社会,不同的人对同一事情有很不同甚至是相反意见,十分自然。然而,我深信只要我们保持警惕,努力不懈,贯彻香港人的特徴,以客观理性平和以及包容的态度处理纷争,我对香港的未来,尤其是法治方面,仍然是审慎乐观的。

现在年长一点的人都喜欢以旧歌勉励后辈。我也跟风在此向你推介一首八十年代电视剧的主题曲,歌名是《东方之珠》。歌词描述一个初到香港的人的心情,虽然对前路感到迷惘,但其中两句,是这样写的:「羣力愿羣策,东方之珠更亮更光」。

                                         Uncle Paul

                                      2017年2月4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