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龙耳」创办人之一李鹂
2017-02-11

李菁:

快将到3月1日了,转眼间你已离开我们快9年了,你在那边好吗?

我经常想,如果你可以回来,我要怎样跟你重新介绍香港。这9年来,香港改变了很多,好像乘车,如果你现在乘车,两元便可乘搭一程,你这么喜爱四处走,应该会很开心。乘地铁还多了很多站,去年老家附近就开通了地铁站,不过都要走颇远路,你沿途可能会发现垃圾筒颜色都不同了,住所附近的商场和街市都改变了很多,全部变成上市公司管理,以前我和你经常光顾那间豆腐花店和肠粉档,已经结业了。你扭开电视看,又发现频道都不同了,我想我都要教你如何分辨哪些台!

虽然很多跟你有回忆的地方和事物已经改变,爸爸、妈妈皱纹增多了,我和妹妹又胖了,不过,我们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变。

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新闻看,早前有一位聋人廖先生被误会患精神病,在青山医院被困6天,事隔2个多月,廖先生终于勇敢地站出来向公众谈这件事,并引起各界哗然,我也不明白何解可以这样「离谱」?虽然事件有其复杂之处,但经过多重专业前线人员处理,廖先生仍要被困6日,真是匪夷所思。

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分健全、残疾?如果有,在支援上又会如何做呢?我知道地球其他地方就有First Respondents Training提供给警察、医护人员、消防等,台湾译作《初期应变人员》训练。「龙耳」旧年按外国资料建立了《应急工作者训练》,为警察提供培训。不过单靠机构自发,真是杯水车薪。你记得张建宗局长吗?他一直也很关心爸爸,现在已经是政务司司长,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了,还有接下来会参加特首选举的候选人,希望他们都有留意这件事。权贵肯动一动「手指尾」总好过我们「做餐死」。否则你见不对劲,上来与一些官员聊聊天,或许只有你特别造访人间,才能令官员留心「聆听」。

话说回头,其实以前政府也有意识的。在2012年12月19日,当时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在立法会回应《执法机关处理与残疾人士或有特别需要人士相关的个案》时,就曾说:「前线人员亦须要接受培训,确保在处理残疾人士或有特别需要人士时具备所需要的察悉能力和敏感度」。当时他更说:「自从庾文翰事件发生后,入境处加强了前线人员对处理残疾、智障和沟通有困难等人士的敏锐性训练...警务处亦已就处理精神上无行为能力人士的事宜制定指引和程序」,你说近几年政府发生了什么事呢?如果培训如此充足,为何仍有廖先生这件事发生?

我问过一些前辈,他们说始终都要有法律保障残疾人士权利才可以。记得几年前,我跟一班有心人到台湾,台湾的朋友说20年前是台湾人到香港参考香港做法,台湾人回去后便辨了《身心障碍者权益保障法》以及《特殊教育法》出来,经过十几年不停修订,现在是香港人到台湾,学习台湾的做法!连澳门都正讨论立法啦!香港呢?由1996年平机会成立,到2008年中国签署《联合国残疾人权力公约》,香港的残疾人权立法依然遥遥无期!可能有些人觉得特殊教育与廖先生今次事件有什么关系?其实如果香港的特殊教育及融合教育办得好,廖先生理解和表达能力充足,便不会有今次误会。手语翻译固然重要,聋人自身接受平等教育权都很重要啊!

再谈谈公众层面,前线人员培训要做,更要再大大力加深和加阔,否则没有服务残疾人士知识,又要处理相关问题,前线人员都很受挫。公众教育都需要加强,毕竟我们身处社会,便需要互相支援,今次廖先生事件,也幸好有其好朋友、中医师,你的「老友」阿赞和张超雄议员等其他社会人士帮忙。如果每人都可以多走一步,了解不同需要人士的处境,甚至学习手语,每人做多一点,整个社会就可一起走前一大步。

 

                                                                                                                                                                                  家姐

                                                                                                                                                                 2017年2月11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