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教育大学政策与领导学系副系主任 袁慧筠
2017-03-04

教育局局长 :

教育局于本周初公布最新的《幼稚园教育课程指引》,我留意到封面上写了几个细字:「暂定最后稿」。看到这几个字,我当下的反应是奇怪,心想原来还有「优化」的空间。所以今天我很想藉此机会分享自己对新指引的一些看法。

首先要多谢参与制定新指引的委员会成员和官员,如此努力建构一个以「儿童为本」的优质幼儿教育。在新指引中,不难找到经常被强调的元素或字眼,例如均衡发展、感官经验、游戏、探索、多元性和共融。新指引亦明确展示其对执笔写字、机械式学术活动和家课之立场。此外,新指引建议小学安排适应期,延迟家课、默书和测验。无可置疑,新指引的确反映了教育局锐意推动以幼儿为本位的教育,相信幼教界和我一样,乐见此发展方向,因为这正是我们所追求的专业理想。

然而,当我读到新指引中提及幼稚园应做甚麽、不应做甚麽时,又令我回想二十多年前,当时还是教育署年代,推出一张「幼稚园应做和不应做的事项」之清单,该清单仍可见于教育局网址找到,其内容与新指引所提及的类同。为甚麽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这张「清单」仍存在,而且责任总是指向幼稚园?新指引成功与否当然有赖业界自律和致力体现专业理想,可是单靠一个指引而没有整体教育系统和全盘政策的配合,真的能凑效吗?我一直在期待「清单」会有消失的一天。

 

新指引申明幼稚园不能揠苗助长,同时鼓励小学积极促进幼小衔接。有家长和校长回应,一则表示欢迎,一则却质疑成效,恐怕未能彻底解决香港儿童承受过度学术压力的困局。一位小学校长提出适应期完结了,是否意味要将之前拖慢了的课程进度,在小一下学期、小二,甚或至小三追赶回来?小三学生需要面对由「全港性系统评估」取而代之的「基本能力评估」,我十分期待此转变真能拨乱反正,还儿童一个身心健康的发展。我常常不明白为何老师要教那麽多、学生要学那麽多。其实大家是否早已忘记「学会学习」的教改目标?曾经有一位中学生和一班老师分享,他说:「你们希望我们学懂思考,但又要我们不断应付与日俱增的课程内容。」

在我教学生涯里,接触不少大学生,观察他们学习和思维习性,大多不敢于跳出既有规范和框架,很紧张如何完成功课。学生从小接受系统式操练,以考进大学为单一评量成功的指标,试问如何全人发展?勇于冒险和创新?寻找可能性?感受自已的存在?面对香港的教育现况,我不禁问:「什么是基本能力?为什么只着重中英数?」一个沿用已久的概念,是否跟上社会时代的变迁和教育改革全人发展的大方向?

我认为优质幼儿教育需要紧扣整个教育系统,个中牵涉完善政策配套,例如新指引只将幼小衔接的概念局限于短期适应问题,若能扩阔定义,视之为两个学习阶段的延续性,如以幼稚园三年和初小三年,订为阶段性基础,至少在课程、教学法和教师培训三个范畴上,合力建立切合儿童为本的发展方案。海外国家如美国和澳洲均有幼儿和初小教育共通的教师资历,对幼小衔接能产生积极作用。本地幼教同工为此不断向教育局提出意见,可惜未获考虑。看来,只转变幼稚园课程,而不检讨小学课程及其他相关范畴,教育理想易沦为空想。

不过,话说回来,新指引强调均衡、感官、游戏、探索和多样性的课程元素,这些元素均需与时间、空间、设施和教学材料有效接轨,才能发挥效果。香港幼稚园的客观环境和资源差异大,一般幼稚园偏细,幼儿经常需要轮流使用室内空间,令活动时间和安排受制肘。至于课室设计和设备亦对自选游戏和探索活动构成影响。幼教同工正担心免费优质幼稚园教育政策的投入,是否足够维持专业团队的稳定和长远发展,在配套不足的情况下,要求老师在课程上有新突破,实是一大挑战!

局长,对不起!我又增添了你的烦恼和白发,请多多包容!

                                         袁慧筠

                                       2017年3月4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