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学前弱能儿童家长会发言人李刘茱丽
2017-03-11

高局长:

        我是一位智障人士的家长,想向你表达智障人士在牙科服务遇到的困难和需要。首先我想多谢食物及卫生局在2013年8月,推行为期4年的智障人士牙科服务先导计划,可惜这个叫做「盈爱‧笑容服务」的计划已经停收新症,有可能会中止服务。这个崭新的服务为接近3500个智障人士提供牙科治疗,当中有不少的智障人士是多年来第一次看牙医。

       

        智障人士由于智能的限制,他们的学习能力较弱,比较难学懂自己刷牙,加上缺乏定期的牙科检查,及有问题的时候未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因此一般智障人士都有牙患及口腔疾病。

        最令家长痛心的是,我们的子女大部分都欠缺沟通能力,即使他们有牙患,都未必懂得表达,他们会用不恰当的行为或情绪发泄,我们家长会想办法处理他们的行为同情绪,而忽视了他们真正的问题同需要。

        亦由于智障人士缺乏生活经验,检查牙齿对他们来说,是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见陌生的人,做陌生的事,他们当然会害怕,及无所适从。我想起我的儿子首次检查牙齿也是非常抗拒和不合作。数年前,他工作的庇护工场介绍他到一个志愿机构的牙科诊所。进入治疗室,因为他少有机会见到穿着消毒袍、戴口罩和手套的人,他不明白要做什么,因此不肯躺在牙医椅,即使按着他的身体,他用手推开牙医的工具与仪器,第一次见牙医无功而回。

        但其后每一年,工场都作同样的就诊安排,而在家中我又与他模拟练习,叫他躺在沙发上,练习戴围巾、张开口,我又把牙刷放入他口中,提醒他不能合上口,一边向他解说看牙时的步骤与情况,如此几年后,他终于能安静地接受治疗。其实检查牙齿对智障人士来说除了是处理他们的牙齿问题之外,亦是一个学习机会与生活体验。

        最近我认识到一位家长,我想同局长分享这位家长的情况,这位家长有一个年约30岁的唐氏综合症女儿。因为女儿的牙患,这位家长就在住所附近找一个私家牙医检查牙齿,但这位牙齿不肯检查,转介她到另一牙医,但那位牙医亦不肯为她治疗,转介她至菲腊牙科,那里的医生指其女儿不是他们的教学对象,又转介她至「盈爱‧笑容」牙科。

        在「盈爱」,其女儿终于得到彻底检查,医生告诉家长,其女儿有很严重的牙周病,有很多牙齿亦救不到。家长说,我的女儿还那么年轻,很担心女儿很快会失去所有牙齿,问我如何是好。我不懂如何回答,但我想这个个案显示到几个现况:第一,智障人士比一般人更容易有牙患,但是偏偏智障人士就是较难找到牙医与牙科服务。第二,「盈爱‧笑容」牙科服务是智障人士牙科治疗的最后机会,这个服务不单止不能结束,而是应该恒常化。第三,香港缺乏「无障牙科」专科,医生亦欠缺相关的培训。

        「无障牙科」在外国叫做Special Care Dentistry。我曾到台湾考察相关的服务,他们的大学或专业持续培训都有「无障牙科」的专科项目。受训后能为社会上有特别牙科治疗需要的病人提供牙科治疗。「无障牙科」的服务对象包括智障人士、精神病患者、轮椅人士及认知障碍症患者。香港都有不少这些有特别牙科需要的市民。我希望在局长的带领下,香港能开展与推广「无障牙科」专科,以惠及所有有需要的人。

        智障人士家长曾寄信约见你,希望你在繁忙的日程中能抽空与我们见面,就相关的议题作更多的交流。我们正等待你的回覆,并祝你工作愉快。

 

家长

李刘茱丽

2017年3月11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