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工时》 撰文∶冯志强@左翼21
2013-08-19

自由风自由Phone【公民社会】系列∶
《标准工时》 撰文∶冯志强@左翼21

资本主义香港社会,作为「东方之珠」,享吁盛名。但光辉背后,又有几多人知道,系呢一粒「珠」底下,原来有无数的工人撑住呢?

最近就有调查指出,过往 2012 年香港人均工作时数高达每星期 52 小时,远过于全球标准 44 小时。如果以 8 小时标准工时计算,加上无加班津贴的情况下,各位打工仔便免费送上一天的工作量予老板。香港经常自夸为国际大都会,但劳工权益及保障就远远落后于其他已发展地区的标准。


举个例,香港所发生的猝死个案之中,单是从事非劳力工作的工人所占的比例,就已经有百分之七十,行业范畴包括金融、银行、甚至是会计师等等。最重要是,当中不少个案都受到工时过长,工作过劳所影响。另外,亦有九成的受访者不知道工作过劳所导致的猝死,是不包括于劳工保障的范畴以内,换句话说「真系死左都无命陪」。亦有已婚的因为终日上班,被迫放弃家庭生活,间接影响整个家庭关系。


要改善情况,其实唔难。面对工时过长以及加班无津贴,政府大可立法设置《标准工时》,一方面保障工人于超时工作后能获得额外津贴的权利,另一方面亦能舒缓工人因工时过长而导致的心理及生理压力。


当然,与《最低工资》一样,《标准工时》委员会成立后,代表商界的既得利益团体已经纷纷出招,质疑《标准工时》是否合乎经济效益、行业特性、甚至是工人利益。例如,有管理学的学者认为,有员工「会主动提出加班」去赚取更多的工资,如有《标准工时》,届时员工再也不能「加班」,而《标准工时》亦只会越帮越忙。
认真想一想,我们倒从来未听过员工会主动要求加班,只有听过类似「公司唔够人手」或是「搵埋唔够食」的情况,员工才需要加班,而且往往加班是没有津贴(补水)。事实系,「最低工资无一年一检,导致工资追不上通胀,而公司为了赚取更大的利润,往往只会聘用最少的人手,完成最多的工作量,以致员工需超时工作,才能换取微乎其微的工资。」再者,《标准工时》可谨慎地豁免一些关于「救急乎危」的工作,例如消防、警察、甚至是医护人员,以确保社会日常运作顺利。最后,《最低工资》出台,已经为我们证明了它不是洪水猛兽,而是保障基层劳工权益的恩物,商界质疑的理由,会不会是杞人忧天呢?


据港大民调的《最低工资及标准工时意见调查 2010》指,逾八成市民认为香港人超时工作的问题严重,并有三分之二支持就最高工时立法。工党亦指出,有7 成受访者在超时工作后没有得到任何补薪或补假。我倒想反问那些反对《标准工时》立法的团体及议员,「经济成果打工仔人人有份,难道要求过上一个人道的生活,每天工作 8 小时,获得追得上通胀的合理工资,以陪伴家人,这种生活,是自私?是错的吗?」


面包是劳动报酬,要填肚子活命的,而玫瑰则象征尊严,是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有人话,《面包与玫瑰》,两者只能拣一个,但我相信只要你肯争取,从来面包同玫瑰都系同一样野。不同地方的工人已经比我地更早起步去追求美好的生活,《最低工资》是第一步,再来就是《标准工时》,最后是《集体谈判权》,那作为香港工人的你呢?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