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之家性侵案:未解的疑问
2017-03-14

去年十二月,一间儿童之院三日内两度发生儿童被舍友性侵事件。

性侵事件发生于去年12月20日,涉事9岁男童在家舍客厅强逼两名7岁男女童口交,两日后再在房间逼令二人脱光衣服。五日后,家舍的职员(副家长)才向受害女童母亲交待事件,要求母亲「息事宁人」。



这五天的「真空期」,成为社会关注的重点。家舍职员到底何时、如何得悉事件?
防止虐待儿童会副总干事侯月琼认为,被性侵女童没即时向家人、家舍家长等成人寻求支援,甚至可能觉得『讲嚟都冇用』,值得社会反思。

「由幼稚园、小学开始,我们已提倡有性教育,教导要保护自己、尊重别人身体、遇到问题要寻求大人协助。但这事件特别的部分是,一个小朋友被性侵后,似乎整个过程都无办法发声。只有很无助的小朋友,不懂得寻求援助才有如此情况。这可能是无成人的启导或教育所致。」

侯月琼亦认为,性侵事件三日内两度发生,反映家舍没适时介入,或教育涉事男童。

「我相信(性侵) 行为的开始,未必是特意伤害他人,可能只系想试试,或觉得『好玩』。但当无人指引,施虐者又不懂反应,甚至(院舍)没令施虐者知道件事有问题,就会重覆再做。」

 

涉事家舍为何在事发7至8天后才通知女童妈妈和社工?在上述「空窗期」间,家舍如何处理和辅导涉事男童与被性侵女童?涉事机构「香港青少年服务处」在其新闻稿中全无提及,只道「社工得悉事件后已即时根据程序处理危机,并将涉事男童移离儿童之家。」

家舍有没有清晰指引,以及院舍家长有否足够经验与能力以处理性侵等突发事件,是重要的后续问题。

学生义补团体「一团火」创办人梁启业,曾入住儿童之家,长大后亦曾任职儿童之家家长。
他坦言,院舍甚少为前线职工提供培训,亦未必熟读院舍提供的处理指引。他亦坦言,自己对指引内容无甚印象。

「工作时都有服务指引要你睇吓,但具体点跟进都系交返比社工。」
「若发生突发事件,好多时很依赖社工跟进。在什么情况下须向社署申报,找什么人作支援,(指引)都不会讲得很清楚。」

梁启业亦点出,儿童之家并非稳定就业环境,所以人手流失率很高。即使年中有不少人应征,有足够经验的人少之又少。

「所以培训未必是很深入、专业的培训,反而很依赖有否有否有经验的家长带住工作。」

观乎网上的儿童之家家长招聘广告,几乎全部都只要求有中五会考程度,或者有同儿童或青年建立良好互信关系经验等,入职门槛并不高。

「我觉得如何照顾儿童,应如何与这类儿童相处较好等,这些培训很应该做。甚至有短期证书课程作为入职条件等,令职工知道如何预防发生同类事件,也是一件好事。」

 

*社会福利署发言人就本节目查询有回覆如下: 

整体来说,负责各涉事儿童家庭个案的社工在去年12月28日得悉是次性侵犯事件后,已即时采取适当行动保障儿童的安全,包括在10个工作天内召开多专业个案会议商讨儿童的福利计划,并按儿童及其家庭的需要安排所需服务。不论该儿童在事件中的角色如何,社工皆会按情况所需,与家长商讨,决定是否要为儿童安排其他照顾方式,以保障该儿童及其他儿童的安全,并且转介儿童接受临床心理学家的评估及跟进辅导服务,及持续检视有关家庭的情况及提供适切的服务。 

社署已要求有关机构为事件提交报告、相关的服务质素标准的政策程序文件及改善计划,以作进一步跟进。 

社署透过「服务表现监察制度」监管受资助机构的服务。在该制度下,机构须确保其所提供的资助服务符合包括服务质素标准在内的《津贴及服务协议》的要求。有关服务质素标准包括服务单位须备有确保服务使用者免受他人的言语、人身及性侵犯的权利受到尊重的政策及程序,并可供服务使用者、职员及其他关注人士阅览,服务单位的职员亦应知道有关保障服务使用者免受侵犯的权利的政策及程序等。 

在服务表现监察方面,社署亦会定期探访受资助的机构,到受资助的服务单位进行评估探访或突击探访,以评估及监察其服务表现。就不符合规定的地方,社署会要求受资助的机构提交改善计划,并会监察其落实改善措施的情况。如机构持续未能符合社署的规定,社署可扣拨或终止其津助拨款。 

社署会严肃处理每宗儿童性侵犯事件,就有关事件作出检讨及监察机构落实其改善措施的情况,以保障儿童于家舍的安全及福祉。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评论员∶黄岳永、陈婉娴、李卓人、张国华 (2017年1月2日起)

监制:郑婉薇

制作团队:唐伟杰、黄晓玲、林咏雯、王磊、陈颢之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