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 - 殉职领队谢廷骏母亲李美珍
2013-08-24

三周年感受

Masa,
 
你最近好吗? 在另一个世界生活得好吗? 有没有收到我送给你的衣服?上一封写给你的家书已经是两年半前了, 当时死因庭还未结束, 满以为死因庭结束后, 事件会水落石出, 菲律宾政府会为事件负责, 但现在事发已经三年了, 对方仍然未为事件承担责任, 仍然无视我地最基本的要求。
 
自从你离开我们后, 生活总是欠缺了一些东西, 一家人吃饭时, 少了你分享做领队的经历。计划旅行时, 少了你的专业意见。但生活却多了一份失落, 多了一份悲伤。但是你不用担心, 我没有停留在悲伤的过去, 相反, 我活得很积极, 我有听你的说话, 去了几个不同的国家旅行, 我感觉到你是和我一起去的。
 
三年, 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当我们不断努力寻找解决方法时, 事情却完全没有进展, 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但为了自己的儿子, 我一定都会坚持下去, 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
 
事发一周年的时候, 我们忍痛到了菲律宾, 希望能尽快替你讨回公道, 但却得不到菲律宾正面的回应。于去年, 事发两周年, 我们冒雨在街头收集签名, 得到很多市民的支持, 短短两天便收集了四万三千多个签名, 希望特区政府可以为我们积极跟进, 要求中央政府向菲律宾讨回公道, 可惜至今仍然未有进展。现在已经三周年了, 菲律宾方面仍然未肯承担责任。你能告诉妈妈, 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使你安息吗?
 
上周我们跟保安局开会的时候, 他们承诺会为我们继续跟进。在星期日的地区论坛上, 特首梁振英也亲口承诺特区政府会决心替死难者讨回公道。但我们在过去三年已经听过类似的说话很多次了, 这三年来, 我们东奔西跑, 接触菲律宾领事, 特区政府, 律师等, 用尽所有可行的方法, 为的只是希望菲律宾政府能为事件负上合理的责任, 为什么这么基本的要求也不能达到? 昨天,我们到菲律驻港总领事馆默哀,并递交请愿信,原本对方答应接收信,但临时反悔,无派人接信。为什么这政府可以这样不负责任,无视我们的要求?
 
台湾渔民被菲律宾公务船射杀事件, 当地政府能在事发三个月内解决, 菲律宾派总统特使正面回应了台湾的要求, 但为什么造成八死七伤的人质惨剧, 却足足拖了三年仍未得到解决? 虽然两件事不尽相同, 但菲律宾对人质事件所做的独立调查报告, 已经明确指出当地政府失职而导致了这惨剧发生, 为什么菲律宾仍不愿意为事件负责? 香港人的生命不值得尊重吗?

前几天, 有传媒报导新任马尼拉市长愿意代表市政府道歉, 事件又好像有一点进展, 但他能代表菲律宾政府吗? 如果菲律宾政府真的有诚意道歉, 愿意承担责任, 为什么不向死伤者作出赔偿? 为什么没有处分当时失职的官员? 这些都是最基本负责任的行为。有诚意的道歉, 不是单凭说话, 而是需要实际行动配合的。
 
在电视访问中, 菲律宾发言人指, 不明白港府对菲国的黑色旅游警示在事发三年后仍然生效, 但是当八条人命在当地白白犠牲了, 却没有人为事件承担责任及赔偿, 这是一个尊重生命的地方吗? 这是保障旅客安全的地方吗? 为了保障当地旅客的安全和权益, 菲律宾政府应该面对过失, 吸取教训, 承担责任。同时, 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应加大力度, 向菲律宾严正交涉, 尽快解决事件, 维护中国人的尊严。
 
Masa, 我们会延续你坚毅不屈的精神, 继续坚持下去, 緃使很多程序, 例如与政府交涉, 入禀法院等, 都不是我们普通市民所熟悉的, 但我们都会尽力去做, 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息…
 
想念你的母亲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

重温:http://programme.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1/hkletter&d=2013-08-24&p=1085&e=&m=episode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