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运动的生成与流变
2013-08-27

世界各地,有不少本土运动的例子。邻近香港的台湾,就由上世纪70年代开始,经过了一轮火红的政治本土化运动。1949年国民党在台湾执政,无论党、政、军制度都由大陆来的外省人担任,令到本地人觉得被剥夺。由七十年代开始,台湾出现大量本土运动,提出「住民自决」,要求国会改选,甚至要求台湾的命运应要由台湾住民来决定。台湾最后成功走向民主,有人认为,台湾政治的本土化运动是推动其走向民主的核心的动力。

同一时期,也是香港的本土意识也开始萌芽。但香港更着重于一种对自我身份的探讨。

「任何一种爱自己生长居住或长期生活的地方,爱家人意识,为自己生活的地方自豪,都是本土意识。强化这些意识,建立成行动,就是本土主义。」
~~罗永生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图:香港电台剧集「狮子山下」剧照

 

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罗永生指,七十年代是第一代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成长的年代,当时大家都着意去找寻什么是香港特色的本地文化。粤语片、广东歌、本地杂志、漫画,形成了一股流行文化的潮流。

香港,我心中的故乡,这里让我生长,有我喜欢的亲友共阳光
说一声,香港,香港,你永远是寻梦乡
香港,香港,你那色调难忘
陈美龄【香港.香港】1985

 

而到了八、九十年代,受回归问题影响,「他们不单止有本土意识,也有香港认同,觉得有些东西中国无法取代,回归后仍要保留,这些变成本土认同。」

香港是我家,怎舍得失去它,实在极不愿,移民外国做递菜斟茶,
紧紧抱着结他,倾出这心里话,但藉着这番话,齐齐共发泄一下,
但愿日后狮子山下,人人团结,永不分化。
许冠杰【同舟共济】1990

 

回归之后,本土主义与各种公民社会的运动相呼应。2006年保卫天星码头的运动,是回归后,本土运动的第一波,在之后的皇后码头,高铁及菜园村等事件中,本土派透过一连串的运动,令本土议题进入公众视线范围。这个时候誔生的「本土行动」,提出重新思考香港发展的速度,强调回到社区的生活方式,抵抗的是政府不民主的谘询,地产霸权,和官商鈎结的政治经济结构。

忘掉爱过的他,当初的囍帖金箔印着那位他,
裱起婚纱照那道墙,及一切美丽旧年华,明日同步拆下
【囍帖街】谢安琪2008

 

读诗、唱歌、游行、集会、绝食、苦行…….「本土行动」并非一个正式的组织,而是由一群流动性高、随时加入的行动者组成。

 

「见到个城市不停清拆,再筑起一式一样的东西,这样的发展逻辑里看见的是
本土文化的流失。」~~陈景辉

陈景辉是当时本土行动的一名核心成员:「当时想重新定义过香港,我们认为香港一路的发展埋末了好多重要的东西,我们只能选择渔村或中环英雄,但其实不是这样的。香港社会有很多活生生的社区、人、老街坊,这些如何成为香港身份认同的一部份,好实质。」

近几年,中港融合的同时发生不少矛盾冲突,亦都衍生了新一代的本土派。

2011年初,有网民成立「香港本土力量」,他们组织游行,抗议关爱基金向新移民派发六千蚊,登广告,批评内地人是蝗虫。中港愈来愈对立,罗永生教授指,两代本土运动的最大差异,在于新一代的本土派将本土运动看成是族群的问题,在不同的行动中,强化族群间的差异。

「他们认为这个族群有些东西很受到威胁,一定要透过强化这种强烈的族群意识,来排拒外来的威胁。这是族群主义式的本土运动。」~~罗永生

 

八十后陈梓进,是其中一个网上群组「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的创立人,他们挥动港英旗,组织和参加各种游行示威。陈梓进表示,拒绝中国人的身份,源于当年沙士事件中,一名中国官员讲了一句: 「香港死二百多人是很少数目」令他觉得中国人和香港人是两种不同的人。

陈梓进承认群组的行动或言论有偏激之处,但他认为是有需要这样做,因为内地人在香港的所作所为,令到香港形象受损。

「香港沦陷成这样,一定要出声。」~~陈梓进

 

另一个近年活跃的本土派—「香港自治运动」的其中一个发起人刘有恒,将这些视为是中共对香港的殖民:「为什么会有一个不可以解决的矛盾出现,因为大陆要两地融合。」

「他们用对待西藏新强或其他不同族群的方法来殖民我们,来霸占我们的空间,消灭我们的文化,侵占我们的资源,打压我们香港人的身份。」~~刘有恒

他说,已经厌倦香港民主派因循争取民主的方式,希望透过鼓动群众反抗内地政府的殖民,立根本土。

罗永生教授形容,这种被强势政治力量压制下的族群主义式的反抗,主要是受政治原因带动:「政治上的挫败感及无力感投射在这种族群主义上,普选没希望,民主政制发展愈来愈受中央控制,而中央的控制,愈来愈以不太尊重香港人的两制之下应该保障的主体性,对香港人来说有好大的羞辱及无法与其沟通。」

本土运动愈来愈走向族群主义式的反抗,引起了回归后两代本土派的骂战。

浸会大学社会系助理教授陈允中被吁为第一代本土派「本土行动」的成员。他强调,本土主义应该要透过各种各样的改革,用行动来保护这个地方,但近年出现的本土派以排斥他人为核心价值,制造对大陆人的恐惧和族群之间的矛盾,长远对香港并非是好事。

而另一派别,近年提出城邦论的学者,岭南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陈云就认为,本土要排斥一些恶性的干预,这是合理的,族群冲突只是短暂过程。他更加强调的是,香港与中国之间要有明显的区隔,就连中国民主的进程,香港亦不应过问,因为民主了的中国会废除【基本法】及一国两制,对香港很不利。

有舆论指,本土主义愈走愈封闭,变成排外的种族主义,最终只会走向民粹。但罗永生认为,现时本土运动本身的内部分歧非常大,无论在目标,如何界定香港人,都没有人说得清。虽然有族群的呼召,内部的分裂及对抗,令族群无法成熟或成形。

他认为这种敌视及排他的族群主义并不会成为主流:「就算争奶粉又好,不满D&G又好,只要件事解决了,就不会再追究可否挖下去。所以族群对抗,现在只在很初步的阶段。”

但他认为,香港人的本土意识仍会不断扩大。

「由于世代转移,中国经验差别,加上政治上的挫败,短期内未必有出路,这种本土意识都会继续滋长。」~~罗永生

香港又会不会像台湾那样,透过本土主义促进民主化呢?

罗永生:「它能动员到非常热衷投入政治的人,但对于很多并无那样强的投入感的人来讲,可能会疏离他们。对香港的民主追求来讲,是一个正面或负面因素,我觉得个答案还未清楚。」

撰文: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电台)编导 黄燕雯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千禧年代:本土系列」声音重温www.rthk.hk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