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导师 邹崇铭
2017-04-29

Dora,

不经不觉,我和你已认识了十五年。回想当年我们推动社区经济,仍只是小猫三几只的边缘活动,例如最在湾仔推行的时分券计划,参与者更多是位处弱势的基层街坊。后来香港出现了很多社会企业,到了近年又开始流行社会创新和共享经济,一时间主流市场以外的另类经济实验,显得百花齐放,令这个城市更多姿多彩。

最近大家焦点都落在GoBee Bike、一盘标榜用手机app进行单车共享的生意。有人会觉得它只是一间普通企业,只不过用共享经济来包装;亦有人觉得它占用公共空间来赚钱,只是挂羊头、卖狗肉。其实什么才算是共享经济?在我看来根本难有清晰的定义;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有愈来愈多大集团参与其中,并且谋取巨额暴利,共享经济变得和大家原先想像的、自由平等地分享资源,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正如我在刚出版的新书《开放合作!》中,我已尽量减少采用「共享经济」一词,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混淆和误会;我转而采用「合作运动」的概念,来描述那些强调非商业化、互利互惠的共享模式,和商业化和以盈利为目标的计划区分。「合作运动」这名词来自西方近年兴起、称为「开放合作运动」(open cooperativism)、「平台合作运动」(platform cooperativism)的概念,这些字眼或者显得很高深莫测,无非都是抗衡集团化和商业化共享经济所作出的不同尝试。

 

近年你和我不约而同地,分别在湾仔、花墟、上水、太子和西贡等地区,推动共享空间的创新实验,亦可说是香港合作运动的新尝试。传统上来说,不少社会企业都会开设餐厅和商店,为弱势群体提供就业机会;但我们就更关注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互惠合作,通过革新消费的模式,推动城乡的合作,并让消费者认识劳工和环保等议题。我们都艰苦地尝试在崇尚物质主义的香港,推动更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

 

以我们成立的家家厨房为例,最近就正式接手太子的cafe,除有专业厨师提供健康餐单,亦会以共享厨房的概念,按不同时段提供租借厨房的服务,为拥有不同烹调手艺的非专业厨师--即是我们所谓的「家厨」,让她们有一展所长、甚至开拓自己事业的机会。而成为「家厨」的必要条件,是她们必须尊重食物,使用健康、无添加的食材。同时我们亦会致力联系香港的有机农场,通过「家厨」来推广本地新鲜农产品。

 

刚好特区政府推出的《香港2030+》规划愿景及策略,谘询期在明天便会届满。谘询文件中亦曾提出「智慧、环保、具抗御力」城市这些新概念,以提升城市资源的有效运用,和对应全球生态危机的挑战,当中亦涉及智能交通系统、促进单车代步等建议。但问题是在官方眼中,智慧城市似乎更依赖集权化的电脑系统,自上而下地调控城市运作的秩序。作为未来智慧城市的居民,表面上我们都有选择的自由;但未来实际话事的,却很可能是小说《1984》内的「老大哥」(Big Brother)。

 

正如迈凯伦和阿杰曼(Duncan McLaren and Julian Agyeman)的书中指出:只有市民自下而上参与共享的城市,才配称得上是真正的智慧城市。电脑虽能即时收集及处理大量数据,并通过中央系统调配城市资源;但这只是一种对高科技的盲目崇拜,深信高深莫测的电脑编码和程式是万应灵丹,却忽略了一个简单事实:真正真有智慧的并非电脑,而是人脑。

 

书中载列众多包括首尔和三藩市等城市案例,是如何通过城市空间的开放自治,来达至有限资源的互惠共享,由市民通过自下而上的共同创造,探索更健康、环保和可持续的生活模式。「共享城市」不但关注硬件资源的善用,更加关注如何才能更公平、民主及有尊严地善用资源。自2012年朴元淳成为首尔市长后,旋即宣布首尔成为全球首个共享城市;我们很难寄望香港能出现有如此愿景的特首,但在民间和社区层面实践共享,却并非遥不可及的事情。

 

祟铭

2017年4月29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