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最低工资委员会前主席 翟绍唐
2017-05-13

亲爱的家姐:

你在多伦多的生活一切好吗?希希在大学的生活,相信都多姿多彩。我同妈妈在香港,一切都平安,妈妈虽然都过了80岁但是身体大致健康,而且她在长洲, 有一班「老友记」,你不用太挂心。

自从你去年夏天回过香港之后,一直想写信给你,但是在繁忙的工作,与紧迫的生活节奏里面,要找时间写封信,真的不容易。说起繁忙,过去10多年我有幸 在不同的岗位为香港服务,当然还有大律师的工作,真的忙得不可开交。有朋友甚至取笑我,指我不务正业,有丰厚回报的大律师工作不做,去做一些没有薪水的公职,在香港现在混乱的政治环境中,不知为求什么。

但是我觉得有机会、有能力可以为香港服务,非常有意义,而且我担任公职期间,学习到很多事,除了眼界阔大,亦认识了很多朋友,获益良多。对我自己来说,绝对是得多于失。我亦经常在不同的场合,鼓励年青人尽力抽时间 为社会大众服务。

 

我在公职方面,用得最多时间的,当然是2008年到2014年,担任监警会主席与2011年到今年二月,最低工资委员会主席这段期间。不过我卸任最低工资委员会主席之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我希望可以花多点时间,陪伴家人,见多点妈妈,或者可能有时间去多伦多探吓你。

过去十多年虽然工作繁重,但是眼见自己负责的公职,对社会有实质的贡献都是非常值得,例如在我在任主席的三届期间,最低工资委员会都可以就法定最低工资的水平达到共识。

委员会建议的水平在实施之后,为劳工市场带来正面的影响,除了最低下层雇员的工资,有显著的实质增长之外,劳动人口的数目,尤其是中年人士就业人数,亦有显著增长。同一时间,对整体经济的负面影响轻微,成绩有目共睹。

而且法定最低工资,主要针对最低下层雇员,他们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无议价能力的一羣,可以帮助到有需要的弱势社群,的确是一件非常之有意义的好事。对于我自己来说,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如何可以平衡各方面的利益,达致共识,争取各方面都可以接受,共赢的结果。

我相信你都可以想像得到商界都关注,最低工资如果提升,对营商环境会带来不良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小企经营成本所产生的额外负担,以及因为增加最低工资水平衍生的涟漪效应。

反之,劳工界普遍认为市场上的工资已经超过最低工资的水平,增加法定最低工资,不会带来什么重大影响。所以在我在任的三届,委员会能够达到共识,其实一点也唔容易。

过往的经验比我体会到三点:第一,虽然有不同的持份者代表不同的利益,但是大家必须要清楚认定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为香港整体利益出发,不只是单顾自己业界的得失;第二,大家必须坦诚沟通,表达自己意见之余亦要虚心聆听不同的见解,互谅互让,才可以为整体利益,作出最佳的决定;第三,亦都是最重要就是需要有妥协的空间。

在我任内最深刻体会到的,就是即使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即使大家争取的权益可能有冲突,但是只要可以商讨,只要大家有作出妥协的准备,就有机会达到大家都可以接受、对整体利益有利的结果,否则只会原地踏步,对香港、对自己,都没有好处。

回望香港,过去几年不断的政治争拗,非友即敌的形势严重,政府与立法会的工作几乎陷于瘫痪,其中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妥协的空间几乎不存在。无论是 关乎政制,或者是经济民生的议题,都无人肯让步,结果当然是一事无成。

我相信大部份的香港人都觉得,已经受够了,都希望见到新仼特首与新一届的政府,能够创造和谐气氛,不同党派都能够以务实的态度处事,不是只顾及自己的政治立场,大家真的以香港整体利益为前题,同舟共济,为香港的未来,共同努力。

你有没有计划何时再回香港,希希会否与你一起回来呢?希望你们下次回来时,发现一番新气象,政通人和,社会气氛积极,人人都安居乐业,我相信这些都是 大部分香港居民热切期望的。

祝福你身体健康,事事顺利,请代我问候细姨、姨丈、舅公各人,希望可以早日再见。

 

弟弟

绍唐

2017年5月13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