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城市面貌》 撰文∶「活在观塘」创办人 袁智仁
2014-03-24

自由风自由Phone【公民社会】系列∶《消失的城市面貌

撰文∶「活在观塘」创办人 袁智仁

 

我未懂事时曾经住过观塘,之后就搬咗入马鞍山。直到我升上大学,就足足有五年时间在观塘打「等」。观塘俾人最强烈的印象,系工厂大厦同埋好多公共屋邨,但你细心留意的话,观塘呢个旧区系分分钟都有惊喜。

 



细说观塘旧日的风光

观塘、调景岭一带以前是国民党员聚居的地方,观塘的「银都戏院」就是左派戏院。与此同时,你亦可以找到很多右派的足迹,龙应台的书《大江大海1949》都有提及调颈岭老兵出入观塘,当中地标宝声戏院,观塘区的小巴司机有自己的「孟兰胜会」。更厉害的是,全港武术联会高手亦隐世于观塘,开了一间跌打馆。可惜这些特色将随重建而烟消云散,就连叱吒一时的蔡李佛、白鹤派高手,全港武联副主席、广州的镜湖路亦以他命名的武术宗师,都因为找不到地方重新开业,武功失传。

现时的观塘裕民坊乌灯黑火、犹如死城,昔日美食处处景像不复再见,从前地标物华街小贩市集200多档的商贩,只剩下留守小贩肥妹,重建带给社区什么呢?

 

发展是单一化?

观塘发展涉及500亿元,比西九工程还要贵。我曾接触很多观塘街坊,其实他们都不是很清楚详情。

所以我们成立「活在观塘」,透过社区和社交网络的平台,帮助街坊公众明白复杂难明的文件,同时亦纪绿因重建而被消灭的观塘,大家可去到物华街小贩市集,看到我们素描、摄展和街坊故事的展览。

 

重建,改善生活,每个香港人都会赞同,但当重建后,换来一幢幢买不起的贵宅,一层层冷气的商场,重建改善谁的生活?又犠牲谁呢?重建只可是变太古城吗?难道没有平衡出路?外国混合式的规划,发展之余,不会赶走基层,也会保留草根的生活,香港还有多少路要走呢?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