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时光拾回望】人大五次释法(李柱铭)
2017-06-29

我是李柱铭。香港回归20年,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不同的条文作出五次释法,每次都伤害了特区的法治。

第一次释法在1999年,终审法院宣判,港人在内地所生子女均拥有居港权。特首第一次提请人大释法,推翻终审法院的解释。法律界不满,发起香港首次法律界「沉默大游行」,我当然有参与。

第二次,在2004年,人大主动释法,将启动政改由「三部曲」变为「五部曲」。当时我还是立法会的成员,当然感到十分失望,这条民主路只有愈行愈难,人大的「话事权」愈来愈大。

第三次在2005年,前特首董建华因病辞职,署理行政长官曾荫权请求国务院提请人大就新的行政长官的任期作出解释。

第四次释法在2011年,涉及刚果政府与美国公司的债务案件,终审法院以三比二的多数裁定寻求人大释法。这次释法是唯一一次跟足基本法要求人大释法,我很希望人大常委以后跟从这个先例,但可惜他们不是这样做。

第五次,即最近这次释法,令我非常愤怒。



这些年来,我一直争取民主,因为我始终相信,必须有民主,才可以透过法治来保障人权。

如果我们的特首与立法会议员都是透过真普选而产生,那么,他们就会为了能继续执政,而不会通过一些会剥削人权的恶法,否则,选民在下一届选举就不会再投票予他们及其政党。相反地,如果没有民主,就会如现在般,特首与大部份议员都听从治港者的意旨,会制订一些剥削人权的恶法。这样的话,即使最好的法官,也要执行这些法律,而再不能够保障我们的人权。

然而,最近一次、一六年的释法,却是推翻了我这个以民主来保障法治的理念!

因中共治港者不满那两位声称支持港独的新获选立法会议员,人大常委会便不顾特区社会的强烈反对,赶在法庭就相关案件作出裁决前,主动提出该次释法,令他们丧失议员资格。人大常委会该次释法表面上是就《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但实际上却是修改了香港法例《宣誓及声明条例》。《基本法》104条不过是指立法会议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但释法却是对特区主要公职人员的宣誓「补充」很多新限制及规定,而且还具追溯力。

换言之,议员即使依循过往的惯例进行宣誓,但是如果其宣誓时的言行被认为不符合释法后新增的规限,该议员就会因而丧失议员资格。政府就是藉此来挑战另外四位议员的资格。这个先例一开,就如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亦即是人大常委会可随时以释法为名,但实质却是直接修改香港法律,并在执行时,具有追溯力,法官便会成为侵犯港人人权的帮凶,亦即是所有人权都不再受法律保障。

更令人忧虑的是,近期治港者声称要将释法「制度化、常态化,成为中央保障一国两制实现的法律利器」,又说要「以强大的法律武器…去解决遇到的各种问题」。这是否意味将来人大常委会会不断释法?这样下来,即使特区往后真的推行民主政制,岂不是无补于事,因治港者也可随意通过人大释法,将保障人权的良法,变成剥削人权的恶法。

因此,在回归二十年的今天,最高领导人必须尽快拨乱反正,重回邓小平的治国、治港蓝图。虽然人大常委会拥有强大的释法权,但亦一定要尊重特区的普通法法制,让法庭解释法例,不要再释法。

《自由风自由PHONE》回归20周年特辑-廿年时光拾回望

制作:黄晓玲、陈颢之、高福慧、林咏雯、王磊、罗柏伦
监制:郑婉薇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评论员∶黄岳永、陈婉娴、李卓人、张国华 (2017年1月2日起)

监制:郑婉薇

制作团队:黄晓玲、林咏雯、王磊、陈颢之

专题分类:回归二十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