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教协学术部副主任 李家宏
2017-07-08

父亲:

每当与你谈及工作时,你总是不明白为何身为老师的我,虽然拥有一份看似安稳的工作,却总是为未来而踌躇,每年到六七月份,回家同台食饭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问学校有否机会与你续约?不经不觉这个问题都已问了第十年。

回归之后,合约、外判的思维充斥香港社会,回顾20年,作为老香港的你,绝对明白职位合约化之弊。我们眼见清洁工人有开工无收工,外判工作无日无之,劳工被压榨剥削,你很难想像合约问题会在教育工作上出现。

 

社会要求有优质的教育,对老师有要求,但无奈近十多年,教育界有很多合约老师,社会带头剥削老师,试问对香港有什么好处呢?我感恩遇上良心校长,虽 然我是合约老师,但暂时未需要四处飘泊。但不是所有合约老师都能遇到良心校长,因为合约教席无论在薪酬待遇、职业稳定、专业发展等方面都不受保障。在薪酬 待遇方面,合约职位并没固定薪级表,即使工作内容与常额老师无异,待遇却差距甚大,更有不少合约老师的薪金仅为常额老师的一半。有些合约老师面对同工不同 酬外,合约期短,续约时更需要视乎学校资源,要待学年尾才得知下年能否继续任教。而我这几年,每年都不知道下学年可否再见我做班主任的同学,年年均要忧虑 续约问题,转职常额教席更是遥遥无期。

以合约方法聘请老师不仅磨蚀老师们的热忱和志气,对学生而言,他们的 学习质素亦受到影响。当合约老师需要不断转校,辛苦建立的师生关系也会随之流失,我们无法陪伴学生成长,长期跟进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无法专注教学和照 顾学生,这正是教育质素的一大隐忧。试想像,每年均有约3,000名心境彷徨及可能需要求职的合约教师因不获续约而离开自己任教的学校,教学团队年年换 血,老师专业青黄不接,难道这样能营造健康的教学环境吗?

每次见到有合约老师轻生个案时,母亲都会问我会不会转行。教育工作难做,早已不是新闻。我明白香港年青人是我们的未来,如果没有有心人做好教育,香港更是危在旦夕。但我仍然对香港未来有信心,要培养好下一代,就必须处理合约老师的问题。

在 今年初的行政长官选举,我有幸获选为教育界选委,并与教协选委们一同向各特首参选人游说、为合约老师发声,包括争取改善班师比例,增加常额职位吸纳合约老 师。经过教育界的努力,当时还是候任特首林郑月娥女士承诺,在未来将会着手处理合约老师问题,并改善中小学班师比例,即时措施更包括于新学年在中小学每班 增加0.1位常额老师,才显露一些曙光。

谈到此我想你一句说话,你说我都是出世迟,以前香港不是这样。不过我相信不 同年代面对的困难有所不同,但始终相信会有明天。0.1的改善只是一小步,因「自愿优化班级结构计划」和「三保措施」衍生的「还人潮」,未来中小学将会削 减多达近2,000个常额教席,新增0.1班师比所提供的约2,350个常额职位,仅仅能解决这一波的裁员危机。对于4,000多名现职中小学的合约老师 而言,新增编制形同杯水车薪。因此,希望林太领导的新政府必须要加大改善班师比的力度,小学至1:1.8;初中至1:2.0;高中至1:2.3。这不但可 全数吸纳合约老师,更可加快教学助理、新毕业的师训生和大学毕业生等入职常额教席,让中小学回归健康的传承和教学生态,还未来的香港人一个充满关爱、公义 的香港。

 

家宏

2017年7月8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