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徐友渔:中国民主运动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下来
2017-07-14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七月十三日下午5时35分因肝癌去世,终年六十一岁。

刘晓波,一九五五年出生在吉林一个知识份子家庭。他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其后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一九八七年,他发表首部著作后令他名声大躁,曾被邀请到美国、挪威等地讲学。但是说到他的维权之路,还是要由要由八九民运说起。



那年刘晓波三十四岁,原本身在美国的他,毅然中断学术访问,回国投入天安门民主运动,与周舵侯德建高新,绝食呼吁政府与学生对话,被喻为「广场四君子」。但自始他的命运亦彻底逆转,由一名青年美学、文学家,变成一个异见人士。

六四事件后,刘晓波被指是学运黑手,「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成立,判囚二十个月,但这段经历没阻止刘晓波继续维权工作。中国著名自由派学者徐友渔教授指出,六四镇压以后许多人认为中国民主自由活动处于低潮,但实际情况是这些运动仍在进行当中,而刘晓波正是当中重要推手。

刘晓波出狱后,在他短暂的自由期间仍以笔代枪,从无间断地发表异见声音。徐友渔补充:「比方说纪念六四,还有许多维权事情中国的知识分子都通过发呼吁书、公开信的方式向中国政府请愿,大部分事情都刘晓波组织的。」他形容刘晓波在中国公民社会一直发挥领导作用,既是象征人物,亦亲自策划推动大量行动。「刘晓波在中国推动民主运动的作用是非常重要,非常重大的,他起的是领导者的作用。」

正正因刘晓波多次发表涉及体制改革、和六四相关的文章,他一直被监视居住和单独关押。九六年,在他正式发表涉及两岸问题、西藏问题的「双十宣言」前夕,更再被北京公安局拘留,其后被判劳教三年。获释后,他没选择离开中国,反而继续在北京从事写作。

二零零一年,刘晓波与流亡海外的异见作家共同创立独立中文笔会,并担任两届会长。曾担任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的异见作家余杰说,笔会在刘晓波领导下建立了网络基础,更成为了维权运动的核心圈子。他说:「刘晓波介入之后,笔会的工作重心开始从海外转形到国内,很多年轻一代加入。在他的协调下,笔会那几年发展得非常快,由40、50人发展到200多人。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更成为了中国公民运动的重要团体。」

二零零八年,刘晓波藉《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起草并与300多位名联署人共同发表了《零八宪章》。《宪章》提出了6项基本理念,提倡自由、人权、平等、民主、共和、宪政,及19项基本主张,要求中共政府永远废除一党专政,成立三权分立的现代政府。余杰忆述,不少人包括他自己都系因刘晓波而参与联署:「在老中青这三代(知识份子)中,他是一个中心人物,是一条『纽带』。要再也不会找到一个人像他般有人格的魅力,有吸引力。《零八宪章》是他来找我签名、讨论、修改,否则我不会签名。事实上,首批签名的300人也有一半是因为他而签名。」

然而,正因《零八宪章》 运动成功连结众多知识份子发声,刘晓波再次触动了政府的神经。结果,他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同样是作为《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徐友渔认为政府以《宪章》倡议中国应实行联邦制作入罪理据十分荒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中共高职领导自己也考虑过联邦制的可能性,刘晓波在《零八宪章》提出同样问题,怎么就成了刑事犯罪呢?」

二零零九年,刘晓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囚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受审时,他在审判台前递交陈述文章《我没有敌人》,剖白他的心路历程,文章说:「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为饯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当尽到一个中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我的所作所为无罪,即便为此被指控,也无怨言。」

属于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奖章及证书,停留喺七年前挪威奥斯陆那张空櫈上。现任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安德森在声明中形容:「刘晓波是真正的良心犯,为自己持续不懈的抗争付出了最高代价。我们有信心他的努力不会白费,必会在世界千万人中产生深远影响,包括在中国。」

但余杰分析,刘晓波已入狱九 年,内地民众不少亦不认识他。因此,他的死不一定会引发新一波抗议行动。「因为中共长期的封锁,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不太可能因为他的事情引发大规模抗争。有没有可能刘晓波先生以他的非暴力抗争精神来唤醒世人,我觉得我们还要看。但他的宣道者理念,他的牺牲日后还会在中国发酵,支持更多人像他一样站出来。」

徐友渔认为刘晓波离世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大损失。但他仍相信,中国民主运动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下来,或许就正如刘晓波在最后的陈述书所言∶「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