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政府应为业主提供诱因出租「共住」房屋
2017-07-15

Hugo:

由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两年,那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你带我们参观社会房屋与货柜屋,当时我们向你分享香港基层市民住屋的处境,你看见劏房的照片,感到十分惊讶,在相中一家人住在一个几十尺劏房,无窗,阴阴沉沉,小朋友在床上做功课、玩,甚至食饭,租金比公屋租金高几倍,你当时就斩钉截铁地说,「这种地方不是人住的地方,荷兰政府及市民根本不会容忍这种剥削情况发生」。

 

回到香港,我经常想起你这番话。但是,现时大部份香港市民却无奈地忍受这种恶劣的居住环境。香港人何时可以住得有尊严呢?政府又何时愿意正视香港市民的住屋权问题呢?

相反,虽然你们荷兰亦面对房屋供应不足问题,青年与移民家庭的住屋需求很大,但荷兰政府及社会房企十分积极寻找出路,例如用已经改装的货柜作过渡性房屋,又或者包租私人住宅物业,再分租廉价单位比有需要的人。回望香港,虽然民间的社福机构也尝试提出很多中短期住房的建议,但是上届政府却一概不理,不愿意接受新尝试。

 

虽然如此,我们在这两年,很积极向公众介绍你们荷兰的货柜临时屋,与社会二房东计划,得到很多公众回响。其间,我认识了一位业主,叫「包租黄」。他曾经系一位劏房投资者,有一日,他参加义工活动,去探访一班单身人士,见到他们住的劏房有好多木虱,不忍心见到那么多人住在这么恶劣的环境。当日,他便买入一间唐楼单位,与社福机构合作改装为宿舍,低价租予基层单身人士,希望带给他们一个有盼望的生活。

亦有一个业主想将她的闲置单位租给我们,她曾告诉我她的爸爸将单位留给她,她不放心租给陌生人,所以单位已经空置一段时间。同时,她又想利用这个单位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所以联络我们。当时我们联同几间社福机构商量可以怎样用这个单位,其中一间服务更新人士的机构对这个单位十分感兴趣,之后,我们与业主接洽,她完全不计较租给更新人士,更愿意用低于市价租给有需要的人。

但唯一困难是要翻新单位,因为涉及几十万费用,一般私人基金会不愿意投放这笔钱帮业主装修,幸好,这间社福机构找到善心人捐款,成功与这位有心业主达成五年的租约协议,如今,我们便交棒给这间社福机构,由他们直接帮助有需要的人。

前几天,我在一个社会房屋的开幕礼上,碰见这位业主,她是席上其中一位被表扬的嘉宾,当时我非常感动,想不到,经历一年多的时间,这间社福机构用了很多心思,找到很多有心人帮手,终于在今年9月,空置单位将租给两个单亲家庭。虽然只有一个单位,但就确确实实改善到两个家庭的住屋质素。香港社福机构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去摸索房屋出路。

等了两年,最近新一届政府终于愿意提出一些方法回应劏房街坊的住屋辛酸,政府愿意踏出一步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她参考坊间不人道的劏房去分间单位,就算照顾到安全,卫生的要求,如果是用尽空间,住满人,室内环境会很焗促,甚至有些房没有窗,这种做法是难于提升街坊的生活质素。

所以我们建议政府分租单位时,应该要考虑到住户既公共空间、采光、人均居住面积,以及要平衡住户的私隐及邻里关系的发展。如果能够保留单位原有间格,采用「共住」模式,应该比较理想。除了提供住宿外,透过社福机构营运,更有社工介入,协助住户的个人发展,磨合居民之间关系,做到守望相助,这种安排才能做到一间好的过渡性社会房屋。你们荷兰的社会房屋就有这些住屋的基本要求。

另外,政府表示会找慈善基金会资助非牟利机构做「二房东」,我们觉得这种力度是不足的,如果政府不带头去推动,根本很难吸引更多业主参与,所以我们多次表示,香港政府应该要学习你们的做法,探讨不同社会房屋计划的可行性为,例如为业主提供更多诱因,提供维修津贴与税务优惠,甚至要推动发展商,以至房协与巿建局等公营机构,提供闲置住宅单位。

近几个月,社联亦联络到某些业主,有机会提供到至少八至十个闲置单位,租给轮候公屋的家庭,现在我们正在四出寻找起动资金,希望今年内成事,未来希望有更多业主将他们的闲置单位,租给社福机构或社企营运,善用闲置物业,帮助更多有住屋需要的人。

今年十月,我会前往德国考察,将当地共住房屋经验带回香港,希望下次同你通信的时候,香港的过渡性社会房屋计划已经成事,让更多基层家庭受惠。

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你的伙伴

俊杰

2017年7月15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