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一地两检方案如强拆基本法
2017-07-29

高婆婆:

你好!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到菜园新村探望你了。从朱凯廸口中得知你安好,万分安慰。

八年前认识你,是因为高铁的兴建要摧毁你在菜园村的家。见到你和其他菜园村的居民挺身而出捍卫家园,我和一班朋友合作设计另类方案,希望可以减少影响。可惜政府一意孤行,拆毁了你和其他菜园村居民的家。八年后,高铁因为一地两检的争议再次回到新闻头版。然而今次要拆毁的并不止是一条村,而是整部香港《基本法》。

记得当日高铁拨款争议,除了菜园村的去留问题,大家都很关心一地两检如何实施。当时政府表示没有必要在开通当日就有一地两检,现在政府再次表演忽然变脸的绝技,一方面提出一个会在司法上带来灾难的方案,同时又声称这是唯一的方案,没有后备。在香港,有记忆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因为你会记得政府说过的每一个谎言,这点对来自菜园村的你应该一点儿也不陌生。

说政府的方案等如拆毁整部《基本法》,一点儿也不夸张。从前政府报请人大释法,还需要在《基本法》当中找一条条文出来加盐加醋。现在就简单得多了。只要政府宣布在司法上不再视某一个地方为香港的一部分,整部《基本法》在这个地方就会失效。如此荒唐的权力,我们真的要交给这个特区政府吗?

政府又说一地两检有外国案例,但是只要略为查证一下,就会发现这个说法失实。例如在加拿大的机场驻守的美国入境人员,加拿大政府并没有授权他们按美国法律拘捕任何人。而乘客在清关区域如有任何不满,可以随时调头离开。西九版的一地两检,就没有这个保证。

当日为了拆菜园村,政府高举了各式各样声称高铁方便快捷的说法。今天为了西九一地两检,又走出来说一定要用政府的方案才有效率。在政府眼中,快,就是唯一的价值。但我们都知道,香港人追求的,还有很多。九十岁的你,种田五十年,你追求的不是快,而系感情。今日香港仍然胜过中国内地之处,也不是斗快,而是讲法治,是讲规矩,讲原则。我们这个社会,相对于快,还有很多很多其他要珍惜的事情。

再者,那个「快」字,同样是一个谎言。已经有很多朋友指出西九一地两检的效益并无实际数据支持,只是一个空泛的愿景。例如政府自己也承认多数旅客的目的地就是深圳,改在深圳办一起两检不会使他们多花半点时间。政府这些年来如何用这些语言伪术骗人,我们都见识得太多。

高铁争议再次燃起,我又好像八年前一样,每天早上踏入电台和电视台的直播室接受访问,晚上挑灯写稿回应政府各种夸张失实的说法。有记者朋友问我,已经八年了,不累吗?面对已经不再介意失礼的政府,不感到气馁吗?

的而且确,过去八年的香港改变了很多。八年前,政府还会大事宣传高铁可以带来中港融合,经过这些年来炽热的中港矛盾,同样的说法恐怕只会激起更多的民愤。八年来,我们经历了八十七枚催泪弹,七十九日的占领运动。我们见证过议会粗暴剪布,候选人被取消资格,然后是现任民选议员被取消资格。好像每一日的新闻都在告诉我们,低处未算低。

八年前的反高铁抗争,议员、专业人士、学生、村民和压力团体通力合作。来到今日,民间社会的互信无疑已经大不如前。如果说要气馁,理由实在很多。

但我记得你。一位矮小但志气不短的老人家,当年如何站在队前担大旗。不对劲,就站出来,就是这样简单。想到这儿,又觉得即使有再多的冷嘲热讽,也不用理会。

面对《基本法》存亡之战,来自不同派别的朋友今次都愿意不计前嫌,走在一起共同努力。坦白讲,我自己并不希望我是要来电台做访问的那个人。我指出的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深奥的道理。政府的错误或不足,很多时候只要随便在网上搜索一下便能查证得到。在这个网络时代,只要肯认真,每个人都可以是一场运动。我期待会有更多人站出来,向谎言说不。

原来的菜园村虽然被政府拆毁,但是你们又建立起菜园新村。香港的民间社会近年虽然走入低潮,但是一样可以重建。高婆婆,多谢你在我的生命中出现,告诉我,要坚持下去其实可以好简单。

 

梁启智

2017年7月29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