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环境保护经理 李美华
2017-08-12

智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你已三岁半了。很高兴你年纪虽小,但已有「不随地抛垃圾」和「废物回收」的概念。每次去到海边,当你告诉我发现地上有塑胶垃圾时,我既欣慰,又难过。欣慰的是,你年纪尚小,就已经知道保护环境的重要性;难过是,我们珍贵的海洋环境正逐渐被海洋垃圾及污染物蚕食。当你长大后,海洋的健康情况会否更差?你会像妈妈我一样,深爱着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吗?

最近发生的棕榈硬脂泄漏事故,令我立即联想到2012年的夏天。当时因为10号风球,几个载有胶粒的货柜于螺洲被吹落海,大量胶粒随水散到香港南边的海岸。当收到消息后,我立即组队去调查。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第一眼的感觉──现场就如刚下了一场雪,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一片寂静,毫无生机。对我来说,这场面是非常大的冲击,即时的感觉是很无助、伤心。

幸好得到一班同事和义工的帮忙,我们负责清理的海滩在一星期后大致恢复洁净。胶粒虽已被清理,但同时亦发现一些人迹罕至的海滩,无时无刻都受着海洋垃圾的威胁。地上铺满数不清、各式各样的生活垃圾。而海蚀洞内,更堆满达三米高的发泡胶碎片,情况令人忧虑。自胶粒事件后,我于日常生活中时刻提醒自己,尽量减少使用即弃塑胶制品,希望可以尽一分力去保护海洋。

 

胶粒事件带给我们的阴影仍未完全消散,而近日又发生棕榈硬脂泄漏事故,再次威胁香港的海洋生态。在8月3日,珠海水域发生撞船意外,约有1,000吨的棕榈硬脂泄漏到水中,8月5日开始随水漂流进入香港。南丫岛和长洲首当其冲,海上布满一块又一块的棕榈硬脂。棕榈油是食物及化妆品的主要材料,虽然它是无毒性,可是有外国报导,这类棕榈硬脂的气味会吸引狗只进食,阻塞食道,引致死亡。

近日香港天气炎热,大量未被及时清理的棕榈硬脂开始于热力下融化,油份有机会影响岩岸和海滩边的滤食性生物,例如藤壶及青口,影响它们的觅食能力。同时亦有研究发现,有幼鱼啄食海面的棕榈硬脂。另外,棕榈硬脂亦会被氧化,转化为有害物质。当这些物质结合海中有机污染物或滋生细菌,就有机会进入生物链,影响我们的健康。棕榈硬脂分解后亦会为海中的藻类提供养份,令红潮爆发,威胁鱼类健康。

我早两天才去过深水湾泳滩考察,看看实际的污染情况。现场所见,大部分体积比较大的硬脂已被清理,不过,只要蹲在地上细心观看,就会见到大量如发泡胶碎细小的硬脂在沙滩上,与沙粒混和在一起。而清理棕榈硬脂的黄金时间是当它们仍然在水中,因此它们一旦被冲上岸,融化并与沙粒结合,就会变得难以清理。这些硬脂可能要用上数个月的时间,自行分解油份,长时间影响卫生及威胁海洋健康。在当日我已感受到,棕榈硬脂已经明显地进入了并正破坏我们的海岸环境。

其实,撞船意外谁也不想发生,可是感觉上,无论在清理过往的胶粒,或现在的棕榈硬脂时,政府都予人一种被动和反应慢的感觉。清理的黄金时间是有限的,政府应汲取过往经验,立即与内地政府沟通,检讨现有的通报机制及应对措施,当有大量物品坠海或油污泄漏时,双方能迅速采取行动,将影响减至最低。

无论会否影响香港,即时通报是必要的,因为可以方便港府,即时调配资源以处理日后的大型海上事故,防范于未然。此外,亦应参考外国处理泄漏事故的例子,引入先进器具如隔油围拖网,以便日后可更有效及更快处理污染物,而不再只局限于使用吸油毯及手捞网等传统方法,清理海上油污。最后,政府亦应立即制定长远的海洋污染物处理政策,定期清理偏远的海岸和沙滩,以免污染物累积及停留于海洋,长远威胁海洋生态的健康。

海洋是生命的来源,我们应该去爱护和珍惜,而不应任意破坏及坐视不理。智雅,妈妈希望你日后仍可享用一个健康又洁净的海洋。

妈妈

2017年8月12日

©Wikipedia/Plastic pellets in Ngong Chong Beach/Wrightbus/CC BY-SA 3.0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