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器官捐赠者 郑凯甄
2017-09-02

Michelle:

这段时间辛苦您了,我真的很佩服您和您家人的坚强。我前段时间到外地旅游,曾寄明信片到医院给您妈妈,不知道您们收到了吗?回想捐肝给您妈妈已是4个月前的事,当时由自荐打电话到医院至入院检查,然后进手术室,只不过是经过48小时。

入院检查前,医生让我回去考虑一晚,当中最令我挣扎的原因是,我妈妈是丙型肝炎带 菌者,会较一般人有较高机会患肝硬化与肝癌,但医生说,人生只可以捐一次肝,意思是日后妈妈的肝出现问题,都需要接受换肝手术,如果我将肝脏捐给您妈妈, 日后有什么意外,就无可能再捐肝给我的妈妈。

最初我想到这里,我已经开始打消捐肝的念头,但妈妈知道我不捐肝的原因后,跟我 说,她只是可能有需要接受换肝手术,但未发生的事无人预料到,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她。而眼前是已经发生了的事,她说支持我去帮人。无错,我妈妈亦是很喜欢 帮人,她一直都希望可以捐血帮更多的人,但因为丙型肝炎的带菌者是不可以捐血或捐赠器官,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她很鼓励我去捐血与帮助别人,她经常灌输我 「助人为快乐之本」的道理。其实,您妈妈与我妈妈差不多,不同的是不幸的情况发生在您妈妈身上。将心比己,如果不幸的事是发生在我妈妈身上,我真的很希望 会有奇迹发生。

 

后来知道您妈妈的 情况是与联合医院医疗事故有关,他们的处理手法会令我地觉得不足够,例如是在与家属沟通方面。但另一方面,我不太明白部分市民为何会联想到要取消器官捐赠 登记。我觉得,这里应该分开两件事来看,医疗事故属病人意料之外的事,器官遗赠意义是遗爱人间和带给病人康复的机会,而且器官遗赠比活体捐赠风险更低、更 加值得,所以我不太明白这两件事为何会有因果关系。或者他们可以换个角度想,不论病人有无受医疗事故影响,都应该受到帮助,无理由因为医疗事故,令更多病 人的康复机会减低。

我在住院期间发现,其实肝脏移植中心病房中,有已经接受了活肝或尸肝的病人,亦有 准备为家人捐肝的亲友。我在想,其实捐活肝并不是非常罕有,不同的是,我是捐赠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当然,病房入面亦有很多轮候换肝的病人,听到他们指要时 常进出医院,有些情况差的,更要长期住院。见到他们的情况,更加觉得器官遗赠的重要。希望大家可以再考虑清楚器官捐赠登记的意愿,愈多人支持器官遗赠,他 们康复的机会愈大。

在手术之后,很多人话我很勇敢,帮助一个不认识的人,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其实在手 术前一日,我要跟医院的心理学家见面,其中一条问题是,为何你会想去帮一个不认识的人?对我来说,这条是最难答的问题之一,你会怎样回答?我那时真的想了 很久、很久,究竟为什么?但想着想着,觉得问题有点不合理,但我真的不知如何回答。

房间寂静了很久,我最后回答:我不知如何解释我想帮她,只是知道如果我不帮她,而结果是她不幸离开,我会很内疚,会后悔一辈子。所以我想尽一分力,就算成功率不是100%也好。在会面结束前,我问了心理学家一个问题:除了我之外,其实多不多人致电来自荐捐肝?心理学家回答,其实都有不少人打来,不过都有不同理由无去之后的检查,我那刻真的很感动,香港真是十分有爱!

其实帮人无分血缘关系、是否认识,无错,帮人不会说有什么特别原因,亦非要有多少家当,多少学识,又或者有什么特别之处先可以去帮助人,要的可能只是想帮助别人的心。很多人说我捐肝后一星期,您妈妈要接受第二次换肝手术,问我是否觉得「白捱一刀」?虽然结果不一定100%成功帮到人,至少我有尝试过,至少我有尽力过,至少让对方感受到正能量,所以我一定不会后悔。

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亦有很多得着,在我帮助别人的过程,亦有很多人帮助我、支持我。 例如朋友们为我制作相簿,市民亦寄来心意卡与花束。这样说可能只是小事,因为被帮助、被支持,在当事人的角度,这些并非必然,这些所谓的小事,也是当事人 的正能量。最后,你会发现,其实你身边真的有很多爱。

我想藉这个机会,在此到真心多谢支持我、鼓励我、帮助过我的人。最后,对于上星期收到你母亲离世的消息,我真的很难过。知道您在这几个月已经十分劳碌,而且要处理的事亦很多。我很佩服您的坚强,相信您妈妈一定会在天上继续守护您们一家,希望您与您家人可以重新振作。

记得上次见面有跟您合照,我相信我们之后可以有更多的合照。

凯甄

2017年9月2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