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爱港」和「均衡参与」
2013-12-06

特区政府在2013年12月4日正式启动2017政改谘询。今次这份题为《有商有量  实现普选》的谘询文件,并未列出具体方案,而是胪列了涉及《基本法》条文理解的多项宪制问题。

中央官员在过去多次重申,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爱港」,因此引起了如何界定「爱国爱港」的连场论争。但纵观整份文件,「爱国爱港」四字并无出现,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表示,行政长官在《基本法》下有宪制责任,「爱国爱港」是「不言而喻」,故此并非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重点议题,所以无纳入文件中。

1984年,邓小平在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时说:「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今年三月,全国人大法律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在深圳与部分建制派议员座谈时就更进一步阐释:「爱国爱港是一种正面的表述,如果从反面讲,最主要的内涵就是管理香港的人不是与中央对抗的人,再说得直接一点,就是不能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改变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他直指「不能接受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并点名批评民主党的何俊仁。

何俊仁说,虽然「爱国爱港」的准则并非谘询内容,但并没有使他安心,因为林郑月娥只重覆乔晓阳及李飞的讲话,但并无进一步解释相关规定如何成为实际的法律条文,甚至说届时要看提名委员会成员及选民的智慧,何俊仁认为林郑月娥的说法有明显的政治色彩,而且亦担心「爱国爱港」准则实际会成为提名委员会筛选候选人的「灰色地带」,所以要注意「爱国爱港」会否成为一个可操纵的政治标准。

何俊仁认为「将来个闸(提名门槛)可能几高嘅……其中一个原因系唔好有太多候选人,而委员都要睇清楚爱国爱港先可以选」,担心设计制度时会赋予提名委员会较紧的把关权,「佢唔写(爱国爱港准则)系到好过写系到,但唔可以完全放心」。

谘询文件亦提到落实普选时要确保四大原则,包括兼顾各阶层利益、有利资本主义经济、循序渐进及适合香港的实际情况,特别是首两项,会否限制了提名委员会的组成方式呢?何俊仁认为民主制度本身已经可以兼顾各阶层,特别列出此原则反而会令人以此为借口去保留功能组别,因为历史上早已证明民主制度是可以充分维护各阶层利益,故以此为保留功能组别的借口是「绝对不能接受」。

其实,谘询文件提到的上述四个主要原则,在《基本法》的文本中并无出现,而是出于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主任委员姬鹏飞,在90年3月28日,即《基本法》通过之前(注)在人大会议上发表的说明。其后,在2004年人大就07及08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中,就出现了「均衡参与」这个字眼,后来中央官员和建制派人士亦多次引述,究竟应如何理解这些字眼的约束力?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访问学者、清华大学宪法学博士李浩然认为,更重要的是「均衡参与」的内涵。他说,在整个起草过程中,一直都提出各个阶层和各个阶层都应该有机会参与政制决策过程和政制活动中,最后就在《基本法》第45条有关提名委员会提名程序的「广泛代表性」规定突显出来。他认为,这个内涵就是指在利益整合过程中,如果有越多人参与及在体制内提出自己的诉求的机会,参与过程会越健康。

节目重温:FM92.6-94.4 香港电台第一台《自由风自由Phone》

专题分类:政制改革

最新专题